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穹顶之上 > 263.柱剑轰破
    喜朗峰,数千米坡面展开的浩荡战场上,一个个小型的战团已经或正在形成。

    血R与铁的碰撞和厮杀,生死和胜败,斩破和嘶吼,血在染雪……从山顶往下三分之一处的环形阵地,一直延伸到山脚附近。

    这一P原本圣洁宁静的冰雪世界,现在已经成为人类文明抵御大尖入侵近百年抗争史上,最残酷和血腥的战场。

    高处:精锐小队们正用最快的速度,最不计生死的阵型,肃清在自己阵地周边的大尖,同时抵御来自高处的冲杀……

    铁制的旗杆刺破脚下冰层,战前布置中定下,用于代表小队存亡的旗帜,一面一面嵌下。

    从现在开始,这些旗帜就代表一道铜墙铁壁,只要这些旗帜不倒,就不会有任何一具大尖从下方战场回去恢复,或回守主舰。

    下方,被分割的战场上:争分夺秒,不计代价的斩杀,正在每一处上演。

    站在任何一处四顾,皆是血战的身影。

    山下,前线指挥所侧面高台上。

    一阵低声的议论过后,来自联盟总部和各国分部的战地记者二十余人,突然全部跃下高台,然后装置爆发,手上拿着照相机、摄影机,奔向战场方向。

    负责这事的军官措手不及,在身后慌张而愤怒地大喊:“你们做什么?!危险!回来!”
    战地记者们的源能融合度基本都不高,此时穿着装置也不过是为了防止突然有意外情况出现,方便撤离而已。

    而现在,他们要去战场。这一刻的战场绝不会安排战士分心给予他们任何特殊的保护和救援,若有,就是对这场战争和战友这个词的侮辱。

    这一点是军官早就已经专门做过J代的,记者们自己,也全都清楚。

    “可是这里距离实在太远了。”一名短发的nv记者手指着前方战场,回头说:“他们应该被更清楚地拍下来,他们的样子,他们的战斗,都应该被更好的记录…记住。”

    “总有一天,蔚蓝的人民需要知道,有人曾为了他们的生活和生存,做过些什么!”另一名记者接下去说道。

    nv记者点头,“战斗和牺牲,就算要暂时埋藏,永远不应该被遗忘。”

    说罢,两人转身继续奔跑,毅然追逐他们的各国同行,朝战场奔去。

    “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

    奔跑中,两个并不熟悉的记者异口同声对对方开口道。

    “请帮忙把我的照相机(摄像机)带回去。”

    “……好的。我叫艾希莉娅,乘今天最后那架从瑞士过来的飞机刚到,你呢?”

    “伊恩,来自澳洲,昨天晚上到的,很高兴认识你,艾希莉娅。”

    “我也是。”

    …………

    韩青禹没有在眼前这具垂死的大尖身边再做停留。伤到这种情况,把它J给周边小队解决就可以了。

    伴随着源能装置不断的震响,他奔袭的身影,开始覆盖周边整一P战场,切入一个又一个陷入绝望的战阵。

    而比他的身影更快的,是那两柄J乎不断J替在空中飞旋的死铁直刀。手中的刀和空中的刀不断地J换……他甚至有时候,可以同时救援和帮手两处战团。

    “呼呼呼呼呼……”死铁直刀在凌空飞旋。

    温继飞仰着头,在战场中不断寻找着位置和角度,你很少能看到瘟J这么认真,更绝少看到他露出这样沉静如冰川的眼神,“砰…当!”

    没有失手,目前为止,一次都没有。他的表现夸张得刘世亨和贺堂堂都有些惊诧。

    战场上,锈M梨涡斩一次次出手……米拉9特制狙击步枪一声声枪响。

    被斩开或击飞的战刀总是会再回到韩青禹手中,然后再次飞旋而去。

    这个温继飞,旁人不知,也缺乏了解。

    这一刻大概只有贺堂堂、刘世亨、沈宜秀和吴恤他们这些走得最近的人才知道,或可能劳简也知道:

    这一幕对于骰子温继飞而言,其实是多么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