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宝 > 正文 第70章 敲门砖
    “像你说的,几千年前,先贤前辈们,根本不用修炼,直接找到奇珍异果吃了,立马脱胎换骨,一步登天。”

    田十轻叹道:“可是到了后来,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这才衍生出各个修行门派。”

    “灵气不断削弱,想要修行成功,肯定是难上加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先贤再是厉害,也不可能凭空飞天遁地吧。”

    田十有些憧憬:“所以说,先贤之所以能够在灵气枯竭的情况下,还能够硬生生开创一条合适自己的道路,主要还是由于上古大能的遗泽。”

    “就是我说的漏网之鱼……”海公子深以为然:“毕竟搜刮得再厉害,在犄角旮旯里头,总会残存一些渣滓。”

    “没错。”田十很赞同:“这是这些遗存,才支撑各门各派一直传承下来。不过那些门派,弟子也不少,祖师的遗泽,估计也快消耗完了。”

    “难说,破船还有三斤钉。”海公子嘟嘴道:“不要看那些门派半死不活,随时可能灭门断宗的样子。我怀疑这是假象,真有人觉得他们是快要病死的老虎,去打他们的主意,恐怕就要迎来灭顶之灾。”

    “那是必然的事情。”田十点了点头,涩声道:“大树底下好乘凉啊,门派再衰败,起码还有点余粮。像我们这种孤魂野鬼,小门小派的散修,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谁说不是……”海公子脸色一苦,也陷入了哀思之中。

    一时之间,两人就没了声息,长吁短叹的模样。

    此时,祁象也成功消化了两人言谈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心中高兴之下,嘴角也逸出一抹笑意:“你们别叹了,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知道你们的难处,也愿意成全你们,把丹木拱手相让。不过……”

    “不过什么?”海公子一喜一忧。

    “不过独乐不如众乐,你们不介意我也分一杯羹吧。”

    祁象图穷匕见,揭露了自己的狼子野心。尽管他不知道,海公子和田十打算用丹木做些什么,但是肯定会有好处。

    只要有足够的好处,他不介意见缝插针,掺乎一把。

    “分羹!”

    出乎意料,听到了这个词汇,海公子和田十的脸色骤然一变。

    “不可能……”田十直接反对:“我们筹备了那么久,眼看就要成功了,你却来摘桃子,想得太美了吧。”

    “就是啊。”海公子连连点头:“祁道友,我们也承认,这丹木是不错。问题在于,丹木也不算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你想以丹木为资本参与进来,还不够条件!”

    “差太远,太远!”田十补充:“对我们来说,有丹木固然好,没有丹木,也一样能成。你用丹木为要挟,那是打错如意算盘了。”

    “不是要挟,只是一个提议。”祁象说道,若有所思。看到两人紧张的模样,说明他们筹备的事情肯定不简单,他自然更加感兴趣了。

    与此同时,海公子也冷静了下来,摇头道:“祁道友,你还是死心吧。你这个提议,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

    “没错,丹木你愿意出手,我们很高兴。不愿意,那就算了。”田十赞同道:“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我们绝对不会强迫你。”

    祁象心里权衡了下,就开口道:“这事,我们暂且不提,天色已经晚了,两位留下来,在我这里住一晚,怎么样?”

    “不用,我们在城里定了酒店。”海公子自然拒绝。

    “也行。”祁象干脆起身送客:“那你们先回去吧,丹木的事情,我再考虑考虑,说不定会改变主意。当然,买卖不成仁义在,要是最终的决定,不符合两位的心意,也请你们不要责怪……”

    “我们明白,无论结果怎么样,都可以接受。”

    事情可能有转机,海公子和田十还是挺高兴的,然后在祁象的礼送下,识趣的离开庄园。但是开车来到了山下,两人突然清醒过来,意识到其中的不对。

    “等等!”

    田十倏地打了个激灵,惊声道:“阿海,我们刚才嘴巴怎么那么松,什么话都往外倒?是不是中招了?”

    海公子也反应过来,怵然道:“对啊,差点就泄秘了。”

    两人对看了一眼,表情十分的凝重。

    “真中招了么?”海公子有些迷茫,然后探手在脖颈一摸,就摸出一块拇指头大小,雕刻十分朴拙的玉玦。

    玉玦呈盘龙状,晶莹剔透,白光柔和,那是上等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

    然而,海公子却很清楚,玉玦的质地,并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在玉玦的身上,绘刻了一些细若纤毫的云纹。

    就是这些云纹,交织构成了一个玄妙的符箓。

    明眼人都清楚,玉玦是很高级的法器,可以镇心定神,驱除阴邪,甚至可以干扰一些精神幻术的入侵。

    可是刚才,法器好像没起到什么作用……

    “感觉也不像。”田十仔细回忆:“从头到尾,我们和他都相隔两三米,而且除了丹木燃烧时散发的气味以外,我们也没闻到什么异常香气。”

    “这样看来,他应该没有迷惑我们……”

    田十也不敢肯定,毕竟修行界流派繁多,有些他们不知道的稀奇古怪的手段,也很正常。

    海公子脸面微白,分析道:“感觉他有种亲和力,才聊了几句,就好像遇到多年不见的好朋友一样,根本不设心防。”

    “……玄修,这家伙肯定是玄修,而且是有道行的玄修!”田十确定无疑。

    海公子耸肩道:“你之前不是说过了么,他走的是香火神道的路子,本来就应该归于玄修一类。”

    “我是乱猜的……”田十沉着脸道:“那家伙,太阴险了。无论我们怎么套话,他都滴水不漏,不透丝毫口风。”

    “反倒是我们,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通。如果不是心存警惕,保留了三分,恐怕早就被套出全部底细了。”

    田十恨得牙齿痒痒:“果然是江湖险恶,人心不古。”

    “……其实,他好像也没有什么恶意。”海公子弱弱回了一句。

    田十沉吟了下,直接转移话题:“不管他是善意,还是恶意,反正当他是路人过客好了。萍水相逢,只要他不招惹我们,我们也不要去管他。”

    “总而言之,正事要紧,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到那个陶朱公……”

    田十皱眉道:“至于丹木……就当从来没有遇见过吧。”

    “那怪可惜的。”海公子有些不甘:“你不是说,以丹木为柴火,更能入味么?”

    “是这样没错,但是那个祁象……”田十下意识的摇头:“我看不清他的底细,以前更是素昧平生,在圈子之中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

    “对于这样的人物,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不要随便接触。”

    田十告诫道:“阿海,你才从国外回来不久,千万要记得修行的圈子说大也不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师承、根脚,就算没见过,也应该听说过……”

    “像你,平时远居国外,回来之后遇到同道,只要报上我的名字,或者提起自己的宗门,以及同好圈子组织,人家肯定有印象,然后给你面子。”

    田十慎重道:“可是那个祁象,我们已经主动露了底,他却顾左右而言他,压根不提自己的来历,而是在糊弄我们。这样的作派,让人生疑啊。”

    “或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海公子说道:“不方便透露自己的信息。”

    “可能吧。”田十摆手道:“不说他了,我们赶紧找陶朱公,然后办妥了事情,马上回去。成道立基的关键,就在此一举!”

    “好……”海公子精神一振,立即把祁象置之脑后。

    两人匆忙而去,站在庄园阁楼上的祁象,也随之缓慢收回目光。

    “绝地天通,灵气溃散,隐世门派,散修组织……”

    祁象心念百转,眼中却透出浓郁的笑意。仿佛在一团迷雾之中,隐约看到了前行的方向。不过他还在山门外面,没有正式上路。

    本来,他刚才想与海公子和田十摊牌的,但是话到了嘴边,他突然彷徨了,有些害怕。就好像海公子和田十,对他心存警惕一样,他何尝不是顾虑重重。

    “再等等,再等等……”祁象沉思默想,双手交叉,眼眉轻颤,说明他内心的不平静:“仅仅是丹木,好像是筹码不够啊。”

    “……太湖玄珠!”

    祁象目光微闪:“丹木再加上太湖玄珠,不知道能不能成为敲门砖?”

    考虑了许久,祁象也有了决定。

    一夜过去,第二天早上,他离开了庄园,再次来到了太湖边上,然后租赁了一条渔船,开始了湖中垂钓之旅。

    有一必有二,既然上次他在湖上钓鱼,在鱼腹之中发现了一颗黑珍珠。那么说明湖里,肯定还有另外的珠子。

    一颗珠子不行,十颗八颗一堆呢?

    祁象充满了信心,开始了他的钓鱼大计,然后在很短暂的时间内,就钓上了一尾大鱼……

    大家还有票的话,请多多支持,求收藏。

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仙宝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仙宝 http://www.biquge5.com/9_9735/

声明1:仙宝是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