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宝 > 正文 第67章 丹木
    在干透的状态,竟然还能够流溢血液似的殷红树脂,这不仅诡异,更非常稀罕。

    “会是什么东西呢?”祁象琢磨了半天,抓破了脑袋,也弄不清楚。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世界很大,无奇不有,再奇异的情况,他也经历过了,也不差这个雕像。

    总而言之,这肯定是好东西……

    祁象心情舒畅,但是笑容也没有保持多长时间,他的强迫症就犯了。一天搞不清楚东西的来历,他总觉得憋得慌,十分不爽。

    但是这样的事情,又不能随便向人请教,也是难!

    在祁象纠结的时候,冷不防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就在他的口袋中震响。

    “谁的电话?”

    祁象有些奇怪,毕竟他才新换手机不久,通讯录上的联系人,也没有几个,知道他新号码的更是屈指可数。

    “难道又是小丁?”

    祁象若有所思,顺手把手机掏出来,察看来电显示。

    “咦?”

    祁象一看,更加惊奇了。他发现,来电显示的人,竟然是海公子。

    他的通讯录上,是有海公子的联系号没错。问题在于,这号码那是他从小丁口中打听到的,属于单方面记录。他记得很清楚,自己的手机号码,从来没有告诉过海公子。

    可是现在,海公子却打了电话过来,估计是小丁泄露的消息……

    才分别不久,就匆匆打电话过来,有蹊跷啊。

    想到这里,祁象嘴角有几分玩味,随即也没有拖延,顺手接听了电话。

    “祁掌柜,是我呀。”

    电话一通,不等祁象开口探问,海公子就表明了身份。

    “海公子?”祁象故作惊讶:“你找我有事?”

    “咳,咳……”海公子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祁掌柜,你怎么还没有回家呀?”

    “我在家啊。”祁象随口道,轻步走到了窗口,观赏窗外庄园美景。

    “你在家?”海公子很吃惊:“可是你家大门,那是外锁的,难道还有后门?”

    “嗯?”祁象一听,立时明白了,轻笑再问:“海公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这个……”海公子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祁掌柜,我们能够当面谈?有些事情,我们也要确认一下……对了,那尊财神像,还在你手上吧?”

    “……在!”祁象目光微闪。

    “太好了。”海公子急切道:“那你出来开门呀,我们就在外头。”

    祁象心念百转,微微一笑:“我不在那里,你们来东山这边,到了再给我打电话。”

    “东山?”海公子声音有些呆滞。

    “对,东山,郊外的东山。”祁象说道:“如果你们不认识路,可以随便向人打听一下,我等你们……”

    说话之间,祁象关了手机,偏头打量雕像。没有意外的话,估计再过一段时间,东西是什么来历,就能够一清二楚。

    这算不算是瞌睡了,正好有人送来枕头?

    祁象耐心的等待,不久之后,海公子电话再次打来。

    “到东山了?”祁象一边接听,一边朝庄园外面走去,同时指挥道:“看到山上的那些别墅豪宅了么?哦,看到了就好,那就直接开车上山……”

    “……什么?守卫不让进?报我名字……”

    “对,看到岔路,就往右拐……在第三座山……没错,就是那栋庄园……”

    “……看到你们了,这边!”

    祁象关了手机,举手招呼了一声。

    与此同时,一辆车缓慢驶来,车窗落下,探出两张惊疑迷茫的面孔。在看到祁象打开了庄园大门,迎接他们开车进去。海公子与田十,却是更加困惑了。

    也要承认,庄园环境不错,十分的优美。

    然而,这对于两人来说,也仅是不错而已,不至于让他们动容。真正令他们惊奇的是,在他们的印象之中,祁象只是个普通收藏家,住街上普通的店铺房子,那很正常。

    可是现在,祁象却引着他们来到这栋豪华庄园,好像他就是这栋庄园的主人……

    不,不是好像,或许这是事实。

    毕竟在山门的时候,守卫一听到祁象的名字,那种敬畏的神情,以及恭谨的态度,绝对是做不了假的。如果祁象只是在庄园作客的客人,守卫何必这样礼敬。

    这样一来,反差就出现了。

    他们一直觉得,祁象不过是普通人物,谁知道人家坐拥豪宅。再不济,也称得上是身家千万的富豪之流。

    哪怕这样的富豪,他们也不放在眼中。但是他们怎么能够肯定,眼前所看到的,就一定是祁象的全部身家,而不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扮猪吃老虎的家伙……”海公子与田十对看了一眼,忽然之间觉得祁象整个人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他们看不透,琢磨不清。

    这也是祁象所需要的效果,他淡定从容,笑意盎然,礼貌热情的引请两人进入庄园客厅。那尊财神雕像,就摆在客厅的显眼位置。

    客随主便,海公子和田十,有些摸不清楚祁象的底细,自然有几分拘谨,亦步亦趋跟在祁象的身后,轻快走进了客厅,同时看到了那尊财神雕像。

    值得一提的是,明知道两人来要,祁象却没有收拾财神雕像,刚才是什么情况,现在就是什么情况,甚至连那把菜刀,就搁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进来之后,海公子与田十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了财神雕像上。

    就在这么一瞬间,两个不约而同,就看到了财神雕像脚下的殷红胶质,以及雕刻指尖上还没有干涸的莹亮液体。

    “啊……”

    刹那间,两人心头一震,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祁象冷眼旁观,眼中笑意也愈加浓郁。他现在更加肯定,这两人应该是后知后觉,在回去的途中,忽然意识到雕像的怪异状况。

    两人一商量,知道有些不对,自然想要弄个清楚明白。

    在街上的店铺,他们等不到祁象回来,又担心他转手把雕像当成红酸枝卖了,就匆匆忙忙从小丁那里问来联系方式,给他打了个电话。

    此时此刻,两人看到了雕像,又注意到了雕像上诡异的液体,更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猜错,雕像果真有玄机……

    不过转瞬间,田十就失觉自己的失态,急忙不留痕迹的碰了碰海公子,然后转身道:“祁掌柜,你真是让人意外啊。”

    “田先生,你这话怎么讲,我听不明白呀?”祁象决定装傻。

    “你不是不明白,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田十笑道,态度发生了一些改变,至少把祁象放在同等的位置上,平等的交流。

    这不是前倨后恭,而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

    再开明的现代社会,也会存在一些看不见摸不着,却又切切实实存在的等级制度。

    人与人之间,生来就是不平等的。但是足够开明平等的社会,却给予每一个人努力上进,追求平等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只要你把握得住,自然人人视你为平等的一员。

    要不然,就是另外一种平等了,别人施舍给你的平等。那是一种浮于表面的平等,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关于这一点,祁象早就有了深刻的认识,也不以为异。他之所以约两人来到这里见面,何尝不是这个意思。实际上,就是在为能与两人平等交流而作准备……

    “田先生这样说,我更加糊涂了。”祁象矜持道,打算装傻到底。

    田十笑了,意味深长道:“也对,不是祁掌柜糊涂,而是我糊涂,才看走了眼。”

    “人生在世,谁能保证自己事事不犯错?”祁象不动声色道:“再**的大行家,也有走宝的时候,更何况是我们这种初学者,犯几次错,很正常。”

    “太对了。”田十深以为然,看祁象的眼神中,充满了惺惺相惜的意味。

    “我说你们两个……装什么装啊。”

    此时,海公子非常无奈:“不要绕圈子了,能不能说点人话?”

    田十脸一黑,嘴唇不动,咬着牙挤出声音:“你行,你厉害,你来说话!”

    “早该这样了。”海公子当仁不让,立刻换了张笑脸:“祁掌柜,这一尊财神像,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祁象睁着眼睛道:“红酸枝木料不错,在你们没来之前,我都好了决定,已经联系好工匠,请他们明天过来,帮我把雕像锯开,再改成家具……”

    海公子看看菜刀,再看看雕像指尖上的殷红液体,最后视线又在地面上的凝固胶质掠过,才重新看向祁象,感慨万端……

    他佩服啊,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他脸皮再厚,也学不来。

    海公子一撇嘴,直言不讳道:“祁掌柜,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一尊财神像的木料,根本不是什么红酸枝。”

    “不是红酸枝,又是什么?”祁象饶有兴趣道。

    “那是……”海公子欲言又止,忍不住看向田十,好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出乎意料,这个时候田十居然轻轻点头,支持海公子说实话。

    “究竟是什么?”祁象趁机追问。

    “丹木!”

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仙宝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仙宝 http://www.biquge5.com/9_9735/

声明1:仙宝是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