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宝 > 正文 第66章 灵异事件?
    “是什么木料,研究之后就清楚了。”田十说道,又狠狠瞪了海公子一眼,怪他的口风不严实,竟然把这样的事情随便泄露给外人知道。

    孰不知,祁象心里也有点后悔,早知道这破庙之中,还隐藏了这样的好东西,他当初听说这事的时候,就应该过来看看。

    当然,现在后悔也晚了,祁象心胸宽广,不至于继续纠结。

    海公子自动屏蔽田十的目光,伸手慢慢摸索神像,然后迷茫道:“不管是啥木料,反正我是看不出来了。”

    “让开,我来!”田十反手把海公子挡到一边,也凑了过去端详神像。可是研究了半响,他就没了动静……

    海公子不客气,直接拆穿道:“你不行,还是让行家来吧。”

    “哼!”田十撇嘴道:“我起码知道,这不是紫檀、金丝楠、黄花梨、乌木之类的很珍贵的树种木料。”

    “切,要你说,谁不知道啊。”海公子十分鄙视,随即示意田十让开,再转头笑道:“祁掌柜,这个时候,该是你这个大行家出马了。”

    “海公子你说笑了,我可不是什么大行家,最多是小虫子。”祁象自谦一句,就走来察看神像的情况。

    神像表面涂抹的五彩颜料已经剥落了许多,露出了斑驳的原木色。另外在雨水的浸泡下,神像哪怕没有腐烂变质,表面也多多少少包裹了一层垢壳。

    祁象找了块尖角石头,轻轻刮开了神像上的垢痕,只见一片红褐色就映入了大家的眼帘。颜色比较鲜明,木纹更是十分细密。

    “红酸枝?”

    看了一眼,田十有些失望,忍不住摇头。所谓的红酸枝,就是红木的一种。但对他来说,再珍贵的红木,也就是普通的东西,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白费心机。”

    田十肩膀一耸,顿时没了兴趣。

    海公子的反应,也差不了多少,微叹了口气,就笑道:“怪不得风吹日晒的,都没见腐烂干裂,原来是红酸枝啊。祁掌柜,这东西归你了。”

    “呃?”祁象很是意外:“你们不要么?”

    和人等高的红木,市场价格绝对不低。哪怕东西是雕像,不好直接出手。但是只要找工匠改头换面一番,做成其它东西销售,肯定赚钱。

    “祁掌柜,你有所不知,其实我们是信道的。”

    海公子笑眯眯解释道:“财神从神职属性来说,也可以归类在道家的神系范畴,我们自然不好冒犯……”

    祁象愣了一愣,若有所思。

    “好了,这事交给他处理,我们回去吧。”田十开口道,搞了半天,财神像竟然只是普通的红木,这让他完全没了耐性。

    “好好好,马上走。”海公子点了点头,又问道:“祁掌柜,要一起回去么?”

    “不用!”祁象摆手道:“我自己能够搞定。”

    “那就好……”海公子也不强求,当下就与田十走了。

    片刻之后,庙外就传来了车子发动的声音,祁象侧耳聆听,确定两人真走了,脸上立时浮现一抹古怪的神色。

    “红酸枝?不像啊……”祁象轻轻伸手,微微摸了摸刮开的痕迹,只觉得手指头有些润润的感觉,这让他十分惊奇:“还有树浆、脂汁滑润感,稀奇!”

    要知道但凡木雕,首选的材料,肯定是干木头。就是新砍伐的树木,也要先阴干,等到木头中的水分彻底干透了,才会进行加工。

    不然的话,在加工的过程中,木头很容易出现变形开裂的状况。

    说起来,这也是木雕的常识,一个木匠的基本功。只要从事木雕这个行业,绝对不可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问题在于,祁象却在雕像上,发现了一抹脂润的痕迹,这十分的反常、古怪。

    “是潮湿么?”

    祁象想了想,抬头望天,从屋顶的漏孔,就可以看到外面阳光明媚,烈日高悬。而且这些天,貌似也没有下雨。

    最重要的是,祁象也能够区分得清楚,雕像潮湿与脂润感,到底是什么差别。

    干木头湿了,只要不起藓,肯定不会滑润,甚至有几分涩手。

    所谓的脂润感,则是活生生的树木,被人刮开树皮,从而分泌一抹浆汁。就是这样的一层树汁,很滑很润,如脂如膏。

    手感不同,祁象好歹也是行家,自然知道其中的区别。

    “本应该是干枯的雕像,居然有这种生树泌脂的状况,也是奇怪啊……”祁象百思不得其解,然后顺手一抱,直接把雕像扛了起来,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雕像很沉重,少说也有两三百斤。

    祁象也费了一些力气,才算是把雕像扛了出去。之后,再用稻草树叶,把整个雕像覆盖包裹缠住,再到路边等车。

    郊外的车再少,但是时间久了,也会有一两辆经过的。反正在一位好心司机的载送下,祁象也顺利带着雕像返回山庄。

    回到家里,祁象也随之放开了手脚,可以尽情的研究雕像。

    他用半湿的毛巾,小心谨慎把雕像擦拭了一遍,把雕像上的灰尘泥垢全部清理干净了,也看得愈加的清楚明白。

    神像的雕工,十分的精细。特别是五官,慈眉善目,笑容可掬,文质彬彬的,还刻了长长的胡须,很符合世人对于范蠡形象的认知。

    当然,神像雕工再怎么厉害,也只是其次,关键还是神像本身的材料。

    红木,其实很是一个很宽广的范围,最初是指红色的硬木,品种较多。后来国家根据密度等指标,对红木进行了规范,把红木规范为二科、五属、八类、三十三种。

    其中最为有名的红木,就是紫檀、黄花梨。

    至于红酸枝,那是属于酸枝木类的一种。虽然从名气上,红酸枝不及紫檀、黄花梨出名,价值上也远远不如。

    但是红酸枝,颜色近似枣红色,木质坚硬、细腻,可沉于水,一般要几十上百年,才可以成材使用。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红酸枝也是十分高档的木料。

    然而,祁象也有些搞不清楚,眼前这尊雕像,究竟是不是红酸枝做成。

    乍看很像,细看又不像……

    祁象看来看去,也觉得有些稀里糊涂。不过他也知道一个最简单的辨析方法,那就是直接把雕像锯开取材检验,自然一目了然。

    想到这里,祁象沉吟了片刻,决定干了。

    当下,他在庄园翻找一会,没找到锯子,干脆拿了一把菜刀出来。

    祁象手提菜刀,锋利的刀刃,就在雕像上晃来晃去,寻找下刀的地方。他犹豫了半响,却迟迟拿不定主意。

    主要是真正的取样检验,那是在不破坏物件整体外观的情况下,在不起眼的地方打转一个小孔,截取一点粉屑,就足够化验分析了。

    问题是,祁象手头上,并没有专业的分析仪器,只好用最笨的办法,在雕像上砍下一角,再观察其中的切面纹理。

    不过这样砍,又有些过于暴力了。

    祁象摇了摇头,忽然用力捉刀挥手,白晃晃的刀光一闪,雕像手掌上的一截指尖,顿时应声断开,飘飞几米以外。

    “啧……”祁象感觉于心不忍:“造孽啊。”

    话是这样说,祁象眼睛却不眨,连忙看向切面。就在这时,诡异的情况发生了,让他觉得一阵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只见雕像手指断飞之后,在细小的切面上,突然莫名其妙的渗出了一点点殷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就好像是人受伤了,在流血一般……

    “咝!”

    哪怕现在是青天白日,但是看到这一幕,祁象就好像被电到了似的,心脏猛然收缩成为一团,又惊又怕。

    “有鬼?”

    祁象要懵了,不知道好好的科学研究,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灵异事件,这画风不对啊。他有些忐忑不安,吞了吞干涩的喉咙,手中的菜刀也攥得更紧了。

    过了半响,雕像指尖上的殷红液体,更是溢满而落,竟然滴在了地面上。

    祁象目光一动,反而镇定了下来。因为他突然发现,滴落地上的液体,居然没有溅散开,而是呈胶附凝固的形态。

    “有问题……”祁象若有所思,他胆子向来不小,在发现了奇怪的状况之后,立即沉稳了下来,轻步走了过去,眼睛微眯成缝,细细端详。

    一番打量之后,他也可以肯定下来,在雕像指尖流溢出来的,肯定不是血液。因为他靠近的时候,根本没有嗅到半点血腥气。

    相反,在观看液体的时候,他仿佛闻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淡雅气息。气息有点儿淡香,清新自然,不怎么明显。

    不是血,那就好办了。

    祁象放下了心中的踌躇,果断伸手在雕像指尖一抹,润润滑滑如胶似脂的液体,随之附着在他的手指头上。

    这种胶质感,也让他彻底安心!

    “这……算是树汁么?”祁象举起手指,莫名液体迎光闪耀,一抹殷红鲜亮的光泽,就好像最纯粹的红宝石,隐约盈动璀璨的华光。

    祁象研究了片刻,百分之百确定,雕像木料绝对不是红酸枝,而是一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树种……

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仙宝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仙宝 http://www.biquge5.com/9_9735/

声明1:仙宝是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