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宝 > 正文 第57章 肤浅,内涵!
    可以说,供春这个人,那是紫砂壶行业的祖师爷。玩赏、收藏紫砂壶的人,如果不知道供春的声名,那么绝对只能算是半吊子。

    供春发明创造的紫砂壶款式不少,其中树瘿壶是比较著名的一种。

    一些文献资料记载,当年供春在寺院之中,跟从一个老僧学习制作茶壶,不过他的天资聪颖,很快青出于蓝胜于蓝。

    在学习的过程之中,他以寺院旁边的大银杏树的树瘿,作为壶身表面的花纹。由于没有趁手的工具,他干脆斫木为模、削竹为刀,用手指按平胎面。

    这样的壶,看起来十分的粗犷简陋。但是当壶烧制成功之后,反而显得古秀可爱,就好像夏商周时期的青铜古器,栗色暗金,如铜如铁,别具特色。

    这样的古拙之美,更让人着迷、赞赏。

    从此以后,供春声名大振,树瘿壶也成为了稀世名壶。到了清代,一些权贵对紫砂壶搜罗极广,记载详尽,可是单单缺少供春壶,不少人为此抱憾终生。

    当然,供春亲手制作的名壶,肯定是十分的稀少。但是历代以来,许多制壶大师出于对供春的景仰,也仿制了不少树瘿壶。

    就是不知道,这一把树瘿壶,究竟是不是出自名家大师的手笔。

    祁象若有所思,也不客气,直接把紫砂壶盖拧开,再把壶身从盒中取出来,上手打量。

    说句题外话,看壶也需要一定技巧,很讲究壶身与壶盖分离,然后再鉴赏。不然的话,连壶带盖拿起来,要是翻转看壶底,又没有留意壶盖,肯定要悲剧。

    壶盖一掉地上,砰一声碎了,这把壶也废了大半。

    这是经验之谈,那是前人以无数血泪才总结出来的教训,不能忽视。

    祁象很小心,自然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把壶身拿起来之后,他首先是注意打量壶柄位置,以及壶的底足……

    一般来说,紫砂壶和字画一样,也是有款识的。

    这些款识,就相当于现代商品的商标,在标记中往往隐藏了足够分量的信息,让人比较容易判断东西的来历、真假。

    说实话,祁象对于这把紫砂壶的第一印象不错,上手的时候,壶身分量标准,不轻不重,很是舒服。特别是粟色的表面,古香古色,如枯藤老树,自有一番特殊韵味。

    在看惯了千篇一律,中规中矩的茶壶之后,像树瘿壶这种奇特造型的紫砂壶,自然让人眼前一亮,十分的惊艳。

    这壶韵味很足,祁象感觉应该是大师名家之作。翻看了片刻,他就在壶柄把下,发现了两字小小的篆字。

    “真记!”

    祁象若有所思,想了想之后,他把壶身放下,又拿起壶盖打量,主要是察看壶盖内壁。果不其然,一个小戳印记,就在盖内显现。

    “寿珍……”

    祁象眼睛一眯,然后就笑道:“这是清末民初,紫砂名家冰心道人程寿珍的壶吧。”

    “……不错,挺有眼光的嘛。”

    朱申瞄了祁象一眼,然后戏笑道:“小朱,你好好跟人学学,不要总是吃喝玩乐,惹是生非,简直就是败家二世祖,社会的寄生虫。”

    旁人面面相觑,表情十分古怪。

    虽然说,朱申的这话,好像也没什么错。但是这番大道理,在他的嘴里说出来,大家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滚蛋,你有资格说我吗?”朱乔勃然大怒:“你是什么德性,谁不清楚啊。整天醉生梦死,夜夜肾亏,好意思指责别人?”

    朱申不乐意了,双手一压太师椅扶手,借力站在了茶几上,叫嚷道:“你才肾亏,老子每天一柱擎天,顶风尿三丈,你行吗?”

    “你尿,我看着,叫人量。”朱乔抱手冷笑。

    “呃……”朱申一滞,尴尬收手,然后摸了摸鼻子,转身道:“哎,讷什么……你知道这是程寿珍的壶,那就告诉他,这壶有多珍贵。”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朱乔哈哈大笑:“民国时期的壶,你居然好意思拿出来显摆,不怕丢人吗?”

    “来福……”

    朱乔抬起了下巴,呶嘴道:“去我爸房里,把他藏在抽屉里的那把时大彬的六方壶拿来,让某个人见识一下。”

    “好的少主。”一旁的中年人笑眯眯的点头。

    “时大彬,你懂吗?”朱乔随之叫嚣道:“明代的制壶大师,专门给皇帝制作供壶的,比那什么程寿珍高明十倍……”

    祁象听了,忍不住撇嘴。时大彬是万历年间的人,属于民间艺术家,制作的名壶虽然直接售予达官贵人,但肯定不是为皇帝作壶的皇家匠师。

    当然,知道归知道,祁象却没有纠正的意思。他也想看一看,时大彬的名壶,究竟是什么模样。毕竟从价值来说,时大彬的壶,的确要比程寿珍的高。

    哪怕是从艺术的角度分析,时大彬的壶也完胜程寿珍。

    因为从清代中后期开始,紫砂名家一代不如一代。更多的是因循守旧,很少创新,制作工艺也日渐草率荒疏。

    直到民国年间,近代名家受到西方艺术的影响,创新求变的想法也就成为了主流。一时之间名家大师层出不穷,他们的技艺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名传遐迩。

    所以有的时候,近代杰出大师的紫砂壶作品,在拍卖场上的成交价格,往往远高于许多晚清时期的名家。

    古玩藏品就是这样,不以年代论英雄,而是以质量为先。

    “哈,时大彬的壶,那又怎么样?”

    不过这个时候,大朱小朱的争执,却没有结束,只听朱申嗤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壶是由于它出自大师手笔,才值钱的?”

    “咦?”

    众人一听,顿时愣住了,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因为按照常理来说,大师等于质量保证,而质量好的东西,往往很值钱。特别是名气大的大师,由于制作的东西非常精良,举世无双,所以更加的值钱。

    这几乎是一种常识了,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固定的等式。可是朱申现在却说,这壶值钱却不是由于它是名家制作的,自然让人觉得奇怪。

    “哼哼哼哼……”朱申在茶几上轻跃下来,眼中尽是得意神情:“你以为我的宝贝,就是这么简单而已么?真是肤浅!”

    “一把破壶,还能有什么花样?”朱乔也有几分狐疑。

    “所以才说,你真是孤陋寡闻。”朱申嘲笑道:“难道就不知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的道理吗?你真的觉得,名气越大的东西,就越值钱吗?”

    “废话,那当然……”朱乔才想反驳,忽然想到什么,立即改口:“当然不是。”

    “本来就不是。”朱申笑逐颜开,昂首挺胸道:“这壶,也是这样。哪怕它不是名家作品,凭它本身的内涵,一样值钱。”

    “内涵?”众人懵了,搞不清楚,这壶能有什么内涵。

    朱乔皱眉,仔细打量半响,就低声询问祁象:“这壶,还有什么内涵?”

    祁象说不上来,忍不住再拿起树瘿壶,反复的研究观察。看了片刻,他鼻子微微一动,眉头顿时舒展,然后回头道:“有开水吗?”

    “要开水做什么?”朱乔愣了一愣。

    “噫?”

    一旁,朱申很惊讶的看着祁象,奇怪道:“你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更加的迷惑不解。

    祁象笑了笑,目光一转,就看到茶几上有自动加热的烧水壶,当下麻利的取水加热。才片刻工夫,一壶水马上沸腾了,喷出淡淡雾气。

    “你别动,让我来……”

    朱申忽然伸手,把祁象挡到了一边,然后自己挽起衣袖,抄起一壶开水,洋洋得意道:“小朱,你睁大眼睛,好好的见证奇迹吧。”

    一边说着,朱申手一斜,就把开水倒进了树瘿壶中。

    “这是在做什么?”朱乔莫名其妙,

    “嘿嘿,等一分钟,你就知道了。”朱申顺手把壶盖合上,然后一副炫耀的神态:“一分钟之后,让你开开眼界。提醒一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无论看到什么情况,都不要大惊小怪的样子……”

    “呵呵!”朱乔皮笑肉不笑:“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一分钟之后,这壶水会变成油?”

    “……不和你扯。”朱申哼哧道:“我要让你心服口服。”

    两人相互瞪眼,火花四溅。

    小丁无声无息走了过来,在祁象耳边小声问道:“祁掌柜,这是什么情况?”

    “没什么。”祁象笑了笑,卖了个关子:“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转眼之间,一分钟过去,朱申就迫不及待,取来两个杯子,然后把壶中的开水倒了出来,再举杯抿了一口,顿时咧嘴大笑:“香,真香啊。”

    “惺惺作态!”朱乔翻起了白眼,一脸蔑视的表情。实际上,他的视线却落在另外一杯水之中,眼神十分慎重。

    要知道,他只是纨绔、败家,不代表他蠢笨。

    朱申摆明了是上门炫耀,充分说明这把紫砂壶肯定不简单。而且看起来,其中的奥妙就在这壶开水上……

    想到这里,朱乔也不客气,直接端起另外一杯水,凑到鼻端下闻了闻,再喝了一小口。在这一瞬间,他的脸色大变……

    ......................

    天天吆喝求票,求收藏,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仙宝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仙宝 http://www.biquge5.com/9_9735/

声明1:仙宝是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