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宝 > 正文 第44章 行业潜规则
    两幅相片,十分的相似。

    相片的内容,都是一个仕女,倚在窗口欣赏庭院中的花草蝴蝶的场景。而且仔细对比,也可以发现,不管是画的设色、布局、背景,基本上是一模一样。

    不同的细节,只是在于画上的虫眼,以及画纸颜色深浅。两幅画,一幅略黄泛白,一幅暗淡发黄,颜色不一致。不过严格来说,区别也不大。

    关键是两幅画太相似了,就相当于两幅复制品,让人分不清哪幅是真迹。

    众人围在四周,窃窃私语,议论纷纷。不过却没人大声喧哗,免得惊忧了正在通过相片观画的祁象。

    在庞大老板的追问下,祁象也不再回避,而是开口分析起来。

    “这是任伯年的画。”祁象一边回忆,一边说道:“众所周知,任伯年是晚清著名画家,他的主要成就在人物画和花鸟画。”

    “在他生活的时期,正逢五千年未有的大变局。先有西方人用坚船利炮轰开国门,后有太平天国起义,时局动荡不安。”

    祁象轻叹道:“生活艰辛,谋生不易。任伯年家境贫寒,只得靠卖画为生。”

    “在那个特殊环境下,他把民间绘画和西洋水彩、素描的技法,加强中国画写实成分,把工笔与写意、中国传统画法与西洋画法、文人画结合起来,再杂揉为一体,自成一家。”

    祁象很佩服:“所以徐悲鸿才说,他是仇十洲之后,中国画家第一人。甚至还有英国的画家杂志认为,他的艺术造诣与西方梵高相若,在19世纪中为最具有创造性的宗师。”

    “到了现代,任伯年的画,在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格,更是不低。”

    “我记得在一一年的时候,他有一幅作品,以一点六七亿元的价格成交。不仅刷新了他的作品拍卖记录,更光荣的跻身于亿元俱乐部之中。”

    “当然,后世的评价再高,也掩盖不了一个事实。”

    祁象手指头在相片上掠过,轻轻摇头道:“在当时来说,不管任伯年的名气有多大,但他却是地地道道的民间画师。嗯,画师是好听的说法,实际上就是一个画匠。”

    “因为任伯年从来不以文人自居,与同时代的文人画相比,他的作品少了一份傲骨,却多了一份真实。”

    祁象示意道:“这一份真实,能够从他的作品看得出来。图中仕女的穿着打扮,并没有脱离现实。仔细审视的话,貌似有几分风尘的味道。”

    “也就是说,仕女的原形,或者就是某个……咳,某个失足少女。”

    祁象的话有些委婉,但是大家却听懂了,不由得露出会意的笑容。

    “所以画里的意境,也十分的清楚明白。”

    祁象徐徐说道:“仕女的空虚寂寞,羡慕向往窗外蝴蝶恋花的自由自在,也渲染得十分的传神,细致入微。”

    “的意境,我们也懂,不必你多说。”人群之中,有人不耐道:“我们现在只想知道,这两幅画之中,到底哪幅是真迹?”

    “对啊。”不少人深以为然,纷纷附和。

    祁象笑了笑,却没有急于说明,而是继续阐述任伯年的生平:“作为海上画派的名家,任伯年在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名气。”

    “但是在画了大量的团扇、折扇之后,他也逐渐打响了自己的声名,慢慢的确立了自己在画坛上的地位。由默默无闻的画匠,一跃成为了当时润格最高的画家。”

    祁象娓娓而谈:“那时,画卷是按尺幅来处钱的,他每尺画约三元大洋,是普通画家的好几倍……”

    此时此刻,旁人倒是听出一些味道来了,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任伯年的画卖得好,所以在当时就已经有人在仿冒了?”

    “未必是别人在冒仿。”

    祁象摇了摇头,轻叹道:“任伯年成名之后,常常接受大量的订单,有时候一天不得不画十几幅,甚至几十幅。巨大的工作量使他常常体力不支,只好靠抽大烟提神……”

    “这是在透支生命啊,所以在五十六岁的时候,任伯年就因病去世。临终前,一生积蓄被亲戚骗走,身后家里经济萧条。”

    祁象有些嘘唏:“任伯年有一子一女,儿子虽然也懂绘画,但是和他相比,相差很远。倒是他的女儿,继承了他的衣钵,能够模仿他的画。”

    “所以在任伯年逝世之后,他的赝品就充斥于市……”

    祁象环视四周,淡淡笑道:“这样的情况,大家不陌生吧?”

    一帮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笑得有些微妙。

    何止不陌生,简直就是行业潜规则啊。

    近些年来,行业内屡屡爆出,一些现代知名大画家去世之后,他的家人联合学生,利用大画家遗留下来的印章,大批量复制生产所谓的“遗作”圈钱。

    这种状况,简直称得上是顽疾,市场的毒瘤,许多人深恶痛绝。

    问题在于,只要有利可图,这样的风气肯定是禁止不住的,以前有,以后肯定还会继续,也是让人头疼。

    这时,大家都懂了,有人挑明道:“小兄弟,你的意思是,两幅画之间,有一幅是任伯年女儿的……仿作?”

    “应该是……”祁象点头。

    “证据呢?”有人迫不及待道:“哪一幅才是赝品?”

    “赝品……应该是……”祁象手指头举了起来。

    与此同时,其他人精神一振,目不转睛的关注起来。废话一堆,这个才是关键呀。

    庞大老板的心,也随着祁象的手,慢慢浮到了空中,七上八下的。从本心来说,他的确不在乎一幅两幅画,但是这样轻易送人,又觉得有些不爽,纠结。

    众目睽睽之下,祁象却有些不确定,叹气道:“说实在话,这两幅画,真让我为难了……”

    看到祁象又卖关子,一帮人顿时怒目而视,眼睛快要喷火。

    “咳……”

    感觉犯了众怒,祁象连忙补充道:“主要是两幅画,都各有毛病,看起来不真!”

    “什么?”

    出乎意料的答案,自然让众人愣住了,惊疑不解。

    “两幅画都有问题?怎么可能……”

    许多人表示不信,不过却有不少人心中一动,以怀疑的目光看向庞大老板,琢磨着是不是庞大老板耍心机,特意搞了两幅赝品糊弄人?

    “大家别看我。”庞大老板觉得冤枉,强调道:“我都说了,赝品不是我安排的,大家有什么意见,找那几位老爷子去。”

    “呃……”其他人反应过来,纷纷看向几个收藏鉴定大师。

    适时,一个老人捋了捋长须,笑呵呵道:“年轻人,我们可以用名誉担保,这两幅作品肯定是一真一假。”

    “没错,两幅画有真有假,但是你不能瞎蒙,要准确的说出,两幅画真在什么地方,又假在哪里。不然的话,就算你蒙对了,却说不出理由来,我们也当你失败……”

    另外一个老人很有兴致道:“是什么样的结果,就要看你的悟性了。”

    几个老人很无良的笑了,根本没有半点爱惜人才,提携后辈的心思。

    祁象心中腹诽,目光也变得十分慎重,仔细分析道:“这两幅作品,看似一模一样,其实在笔画上,还是有一点儿区别的。”

    “众所周知,任伯年可称得上是一位全能画家,人物、山水、花卉、翎毛等无一不通,但画得最多的还是人物肖像。”

    祁象沉吟道:“任伯年出身于市民,自小便学习祖传写真术,而且善于观察学习,又把西洋绘画技术融入人画中,所以取得了很高成就,求画的人也络绎不绝。”

    “不过,由于任伯年长期抽大烟喝酒,所以到了晚年,肺疾日重,健康与精力大受减损,为维持家中生计,常由女儿代笔作画。”

    祁象评点道:“但是他的女儿,毕竟还比较年轻,功力肯定不能和他相比。而且女性由于先天性的原因,作图线条往往有些纤柔……”

    “大家对比一下,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祁象指着一幅画,示意道:“图中仕女的脸、手,特别是衣裳,线条十分的柔和,有一种十分纤细的感觉。”

    有些事情,大家没留心,很容易忽略。但是一被人提醒,立时拨云见日,十分清晰明了。

    众人连忙围过来打量,果然觉得祁象所指的画中仕女,作图线条的确是很纤柔,给人一种娟秀的气息。再看另外一幅画,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一番对比之后,有人好奇道:“小兄弟,你是觉得,这画是任伯年女儿的作品?”

    “十有**……”祁象点了点头:“毕竟女性画家,在绘画的时候,很容易把精力汇聚于一些细弱‘零碎’的局部细节上。”

    “比如说头饰、衣裳纹样、花蝴色彩……”

    祁象笑道:“这些细节,画得很细致,颜色也比较鲜明,处处透着秀气。不是我瞧不起女性画家啊,但是这样画漂亮是漂亮了,却有些本末倒置。”

    “专注细节,往往容易忽略了大局。所以整个人物形象,就显得有几分刻板,有点儿小家子气,不像是大师的手笔……”

    .......................

    大家有票就请多多支持,顺便再求个收藏,谢谢。

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仙宝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仙宝 http://www.biquge5.com/9_9735/

声明1:仙宝是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