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宝 > 正文 第39章 虚斋,评画
    “先生慢走,有事打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在中年人的恭送下,祁象离开了售楼中心。他表面上云淡风轻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却在滴血。

    “冲动了,太冲动了,打肿脸充胖子啊。”祁象心里叹气,不过却没有多少懊悔之意。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他有底气……

    祁象从容不迫,在中年人的迎送下走了两步,忽然身形一滞,头一回,漫不经心道:“对了,刚才那个人……我下次过来的时候,不希望再看见他。”

    “呃?”中年人一惊,然后笑容可掬道:“您放心,我懂做的,一定让您满意……”

    对于祁象的睚眦必报,中年人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相反让他更加确定祁象是个富二代。心胸狭窄,要面子,有仇必报,这些都是富二代的通病,很正常嘛。

    况且,拿那个保安开刀,中年人也不觉得有什么愧疚心态。毕竟归根结底,这事也是那个保安有眼无珠,自己招惹出来的祸事。

    谁闯祸,谁负责,很公平合理,不是吗?

    中年人一脸笑容,帮祁象招了一辆车,抢先一步拉开车门,等祁象钻到车中坐好,他再慢慢合上车门,目送车子离开消失了,才依依不舍返回售楼中心。

    没人了,还能够做到这地步,也难怪人家是经理……

    车上,司机问道:“先生,去哪?”

    祁象想了想,指示道:“古玩市场!”

    他考虑了下,觉得还是从本行入手来钱快。最重要的是,这钱来路清白,经得起调查,不会有什么后患。要不然,他真想立马飞去澳门。

    湖州的古玩市场,位于人民路与北街之间的府庙附近。

    所谓的府庙,其实是指城隍庙。

    湖州的城隍庙,历史十分的悠久。据史料考证,那是建造于五代时期,历经千年风雨,屡毁屡建,沿袭至今。

    湖州的府庙,与金陵的夫子庙类似,除了宗教的祭祀活动以外,也是一个娱乐场所。在古代,府庙一年四季不断地有走江湖的戏剧、杂耍、魔术等卖艺人来此演出,也有星相卜卦、测字算命的江湖神棍坑蒙拐骗。

    到了现代,重新修葺的府庙,更是集旅游观光购物娱乐休闲为一身,十分的热闹繁华。湖州的古玩市场,就是借了府庙的光,吸引足够的人气,才慢慢成型。

    不久之后,车子在府庙附近停了下来。

    祁象下车之后,慢步来到古玩市场。也要承认,这个古玩市场不大,不过却十分热闹,人流熙熙攘攘,汇聚而川。

    “什么情况?”祁象觉得有些意外,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古玩市场向来不怎么热闹,有时候甚至冷冷清清,门可罗雀。

    今天怎么回事,一个个好像打了鸡血似的,满面红光,十分兴奋。

    祁象惊奇之余,也仔细的观察留意起来。

    很快,他就发现,热闹的人流,那是朝着同一个地方去的。

    那是一个店铺,很大很宽敞的店铺。就好像百货商场似的,由三四个店铺打通连成一片,显得十分的气派。

    此时此刻,那个店铺人流如梭,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好像是在举行开业典礼。

    祁象顺着滚滚人流,走到了店铺旁边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只见店铺上方,悬挂了一幅金字招牌。

    两个鎏金大字,苍劲如虬,风骨自成,十分引人瞩目。

    “虚斋!”

    乍看之下,祁象难免有几分惊奇。作为业内人士,他十分的清楚。这个招牌名称,那可是不能乱用的,因为早在一百年前,就有人使用过这个堂号。

    甚至有心人,还能够在一些书店里,发现一本名为虚斋名画录的著录。

    说白了,虚斋是比较著名的堂号。一般情况下,大家起招牌名,肯定会注意避开这种著名堂号,这是对于古人的一种尊重。

    当然,如果是见识浅薄,没意识到自己取的名称与古堂号重合了,倒是可以理解。

    问题在于,祁象十分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著名的虚斋,在一百年前,就屹立在湖州地境。那是民国年间,大名鼎鼎的大收藏家庞莱臣的号。

    庞莱臣,名元济,字莱臣,号虚斋。

    在晚清时候,湖州流传一个谚语。湖州一个城,不及南浔半个镇。庞家是湖州南浔巨富,素有南浔四象之称。

    南浔在中国近代史上无疑是一个传奇,依靠耕桑之富以至湖丝遍天下,浔商以丝业发迹几乎伴随着近代工业的崛起。小小一镇,巨贾豪绅,富甲天下,以至于民间有四象八牛之说,以动物身躯比之浔商财产之巨。

    富而好藏,这也是一种习惯了。

    庞莱臣拥有财力,又精于鉴赏,收藏有铜器、瓷器、书画、玉器等文物,尤以书画最精。他把唐代元明清,历代名家的画作珍品,精心收集起来,并且特意修建了一栋阁楼存放,再命名为虚斋。

    在虚斋的鼎盛时期,拥有书画名迹数千件,为全国私家之冠。

    略微保守一些,绝对是收藏甲于东南。

    不过在民国年间,由于时局不定,虚斋的一些收藏,也难免由于各种原因遗失了不少。到了建国以后,庞家后人更是把虚斋收藏捐献给各地博物馆。

    在那个时候起,虚斋也随之名存实亡,退出了历史舞台。

    尽管虚斋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作为本地赫赫有名的堂号,本地人没有理由不知道,而这个招牌却堂而皇之悬挂出来,难道没人劝告阻拦么?

    祁象忍不住摇头,暗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他掠过招牌,看了进去,却见在店铺里头,有一排排柜台、架子。

    柜台、架子,却是井然有序的书卷字画。

    “咦?”

    祁象看了,也觉得惊奇。没有想到,这个虚斋,竟然是个书画店。

    这个时候,在店铺里头,好像在搞抽奖活动。似乎是只要买了一定价值的东西,就有机会抽取一台价值五六千元的著名品牌手机。

    而且由于今天是开业第一天,所以店铺里头的商品,一律打七折。

    又是打折,又是抽奖的,自然十分热闹。

    对于这种营销活动,祁象肯定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他也注意到店铺似乎还有二楼,而且二楼限行,不给普通人上去。

    祁象看得清楚,一些人想上二楼,却被一个长相甜美的妹子拦了下来。

    那个甜美妹子拿出一幅画,似乎问了什么,几个人迷茫摇头,自然散开。但是也有人回答上来了,就在妹子的甜笑中,得意走了上去。

    祁象有些好奇,顺势穿过了宽敞的店铺,来到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口。

    “先生请留步。”那个妹子笑盈盈拦手,解释道:“楼上是书画展览,东西比较珍贵,场地空间有限,所以只允许专业人员或有一定水平的客人上去观赏。”

    祁象眉毛一扬:“怎么确定是专业或非专业水平?”

    “先生,我这里有幅画。”妹子嘴角甜笑道:“你觉得这画怎么样?”

    祁象目光一聚,仔细打量妹子手上的画。

    画卷尺幅不大,题材是常见的山水图。一江春水向东流,岸边有枝繁叶茂的树木,远处还可以看到一座独木桥。

    一个牵牛的牧童,就在桥边举手戏蝶,一派天真意趣。

    祁象看了一眼,就得出结论:“这是仿作。”

    “怎么说?”妹子笑意有些浓郁。

    “这是仿齐白石名画,牧童嬉春图的场景。”祁象评点道:“嗯,也不算仿,应该是临摹。看起来,应该是画院学生的课堂作业,水平还算不错。”

    “当然,毛病也多。山水的线条,不够流畅。树木的枝叶,明暗处理不当,有些乱了,很模糊。最重要的,还是牧童的手。”

    祁象摇头道:“众所周知,但凡是人物画,最难画的是手。古人形容手,或如柔荑,或如春笋,都是很整齐漂亮的,指节分明。”

    “不是高明的画家,一般不敢画手,而是藏拙,扬长避短,把手藏起来,或者笼在袖子里头,不敢见人。”

    祁象娓娓而谈:“齐白石是一代画坛宗师,自然没有这方面的顾虑。我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牧童嬉春图真迹,但是却看过一些高清照片,知道牧童的手,就好像一团莲苞,很细嫩,很自然,很生动。”

    “但是你看,这画上的手,就如同一团乱麻,差得太多了。”

    祁象淡声道:“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画院学生的画,功力太浅,还要多练几年。”

    “啪啪,啪啪!”

    就在这时,旁边有人忍不住鼓掌,轻快的走过来笑道:“祁掌柜真是好眼力啊,分析透彻,让人佩服。”

    “小丁……”祁象回头一看,也有些惊讶,旋即又释然。毕竟小丁明显是湖州的地头蛇,那么出现在这里,一点儿也不奇怪。

    “祁掌柜,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呢。”小丁笑嘻嘻道,很熟络的样子。

    “临时有事,留下来多待几天。”祁象随口解释,然后转头道:“我说完了,水平怎么样,能上去了吗?”

    .......................

    新的一个月,很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

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仙宝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仙宝 http://www.biquge5.com/9_9735/

声明1:仙宝是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