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仙宝 > 正文 第26章 事了拂衣去!
    听见几个人的交流,看到他们朝房间走来,祁象的脸色微微一变。

    “这不是小偷,好像是冲自己来的……”心念百转之间,祁象也屏住呼吸,轻手轻脚钻到床底,隐匿在地下室里头。

    一会儿,几个人进入房间,看不到祁象的踪影,动作就松了下来。

    一个人颇有经验的分析:“被子折叠整齐,还是凉的,果然没有回来……”

    “怪了,怎么有香气?”有人好奇道。

    “正常……”旁人随口道:“出门的时候,我也习惯点一盘蚊香,晚上回去好睡觉。”

    轻声谈了几句,几个人就散开,埋伏在房间,等待祁象回来。

    等了几分钟,有人憋不住开口道:“我说,那小子怎么就得罪东哥了,上次不是聊得挺好的么,还一起喝酒了……”

    “这话是你该问的吗?”有人教训道:“东哥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多嘴。”

    “就是,你赚命长了吗?”旁人附和:“少说话,多做事。”

    那人唯唯诺诺,不敢吱声了。

    过了片刻,有手机铃声震响,一个人连忙接听了:“东哥……那小子没回来……我们在他房间埋伏,等他回来……”

    “什么,不要打草惊蛇……好的,好的,我们马上过去……”

    那个挂了电话,立即招手道:“走吧,东哥也来了,在附近等我们呢。他让我们先出去,和他汇合了再说……”

    刹时,几个人连忙离开了房间,小心翼翼翻墙出去。

    与此同时,祁象也在地下室中钻了出来,表情也有几分了然:“王东……不对,应该是云中雾……”

    说起来,云中雾的阴谋败坏,就是由于他的从中作梗。盛怒之下,云中雾支使王东前来对付他,出一口恶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麻烦啊。”

    祁象挠了挠头,想了想之后,也随之走出房间,在庭院看了看。

    一点淡淡的香气,在夜风中流动。那是香丸的气息,刚才几个人走到房间,也沾染上了香丸的气味。尽管气味很淡,不过祁象却能够嗅出来。

    “要去与王东汇合么?”

    祁象心中一动,立即助跑几步,十分轻松的跃上了墙头。墙外就是寂静的小巷,路灯在很远的地方,环境十分的幽暗。

    祁象轻跃而下,追寻着淡淡的香气,在巷子中游走。

    这个时候,他可谓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走了几分钟之后,他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在一墙之隔,他听见了王东的声音。

    “你们给我听着,一会儿他回来,你们就一捅而上,直接把他堵住……”

    王东语气阴狠凌厉:“捂嘴,卸下巴,塞布团,然后装成是朋友聚会,把他拉扯到车上。这些手段,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东哥放心,这些路数我们熟。”有人拍胸口保证。

    “好……”王东似乎在点头:“手脚做得干净一些,不要让人看出破绽来。”

    “知道了……”一帮人齐声应和。

    忽然有人开口道:“东哥,这点小事,交给我们办就行了,又何必劳您大驾。”

    “废话,如果不是……你当我愿意来啊。”王东哼声道:“要怪,只怪那个小子不长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哦……”那人恍然大悟,然后低声问道:“东哥,把人绑了之后,下一步,怎么做?是小惩大戒,还是直接弄残?”

    “是啊东哥,您给个标准,免得我们不知轻重,坏了你的事。”其他人纷纷点头,已经视祁象为砧板上的鱼肉,可以随意宰割。

    王东沉默了,过了半响,他才轻描淡写道:“打断手脚,扔熔浆机里和水泥一起搅拌,等到凝固成团,再沉到玄武湖里……”

    “啊?”其他人一听,顿时面面相觑,十分惊骇。不是说给祁象一个教训而已么,怎么要人命呀?

    “啊什么啊,赶紧去办。”王东冷声道,把一帮人打发离开。等小弟们走了,他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双眸在烟雾之中,闪烁冰冷寒光。

    他是什么人,坐山虎啊。

    尽管在一些大人物面前,他只是一条走狗。但是在其他人面前,他威风八面如虎。常人见了他,哪个不是毕恭毕敬叫上一声东哥。

    而祁象,在天台的时候,竟然狠狠削了面子。

    当时为了大局考虑,他忍了。但是也憋了一口气,恰好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祁象居然得罪了他背后金主,这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旧仇加新恨,王东毫不犹豫,真正下了追魂令。

    反正他也调查清楚了,祁象就是个普通人,背后没有什么复杂关系。死了就死了,只要手脚做干净一些,最多是在警察局档案室里多出一张失踪人口名单罢了。

    唯一要担心的,就是江百万……

    王东吸了口烟,烟头火光一闪一烁。不这也没关系,反正他背后有人,就算江百万追究起来,也有人帮他挡着,不用害怕。

    王东全盘考虑清楚了,烟头在墙上一戳,凶悍的脸上立即浮现一抹狰狞笑容:“小蚂蚁,乖乖去死吧。”

    话音才落,冷不防墙头上有人叫唤:“王东……”

    “嗯?”王东一愣,本能的抬头观望。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光芒飞闪,王东身体一晃,情不自禁倒步了几步。他突然感觉额头有些刺痛,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摸,却摸到了十分温热的液体。

    液体汩汩冒涌,怎么止也止不住……

    王东十分迷茫,有些搞不清楚状况,随之眼前一黑,瞳光涣散,身体重重摔在地上,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墙头上,祁象眼神清澈,心静如止水。他冷冷看了王东片刻,就轻跃而下,消失在漆黑的巷子深处。

    这里是他的地盘,错综复杂,如蜘蛛网似的巷道,他了如指掌。他根本不费什么精力,七拐八弯之后,就离开了王东小弟们的包围圈,扬长而去。

    来到外面大街上,他随手拦车上去,平静道:“去机场。”

    “好嘞!”司机笑容满面,等祁象坐稳,立刻踩油门加速驰行。

    后车座上,祁象神情专注,手中轻轻摩挲龟甲,在衣服上慢慢擦拭。

    龟甲洁白似玉,十分干净整洁,通透好似水晶,一尘不染。

    祁象忽然笑了,笑王东的愚蠢,有眼无珠。

    性格温良如玉,待人谦和,那是生意需要,不代表他本身具备这样的品质。他从来就不是好人,一个敢与盗墓贼做生意的人,会是奉公守法的好人么?

    古玩行当,水深似海,波诡云谲,纯粹的好人,早被吞食得连渣滓都不剩下。

    祁象在市场上打滚几年,也早就明白了,要心黑皮厚,才能生存……

    要是一般小事,他还可以退步忍让,将小事化了,不枝外生枝。

    问题是,王东想他的命啊,他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兔子**急了,还会蹬腿咬人,更何况是人。”祁象执拿龟甲的手很稳,心里更没有半点后悔情绪。有些事情,要么不做,做了就不要后悔。

    祁象专注的观赏着龟甲,车子在轻快来到了机场。他付钱下车,快步进入机场,驾轻就熟的买票,耐心等待航班。

    不久之后,祁象顺利登机,飞机如同一只展翅腾飞的大铁鸟,冲破了云霄,消失不见。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祁象走得果决,从容,潇洒,但是他留下来的烂摊子,却卷起了一场风浪。

    或许在一些人心里,这只是小小的风浪,不足为虑。但是在另外一些人眼中,却是轩然大波,惊涛骇浪。

    不过在风浪酝酿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祁象,却已然抵达目的地,飞机安全降落。

    台州……

    祁象在凌晨时分,入宿了台州机场附近的一家旅馆,美美睡了一觉,直到日上三竿才醒。不过就算醒了,他却懒散的躺着,不愿意起来。

    磨磨蹭蹭的,好不容易等到旅馆方面的人来收拾房间,他才起床洗漱。

    洗脸刷牙,神清气爽。

    把自己收拾干净了,祁象就退了房间,吃了早……不对,应该是午餐。

    吃饱喝足之后,他辗转来到城市,包了一辆车,前往赤城山。

    没错,就是赤城山。

    故地重游,祁象也有几分感慨。与上次不同,这次他是有备而来,认真查了资料,也算是比较了解赤城山的底细。

    赤城山,为天台山南门。因山上赤石屏列如城,望之如霞,故名。

    史料记载,赤城山,土色皆赤,状似云霞,望之如雉堞。元代有文人赋诗赞美,赤城霞起建高标,万丈红光映碧寥。美人不卷锦秀锻,仙翁泄下丹砂瓢。

    诗中描述的,就是整个天台山脉,唯一一处丹霞地貌景观。

    山赤如城,孤峰而立,不高的山崖间,分为三层,列布了十八个洞穴。

    祁象来到赤城山,目的十分的明确,直奔山顶方向而去。一路上,他经过下岩的紫云洞,掠过中岩的济公院,最终抵达位于上岩的玉京洞。

    玉京洞,就是道教传说之中的第六洞天……

    .......................

    开新书,各种不安,忐忑,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推荐票。

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仙宝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仙宝 http://www.biquge5.com/9_9735/

声明1:仙宝是烛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仙宝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