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合体双修 > 正文 第80章 谁采补谁?
    二女洗罢澡,宁凡仍将二女收回鼎炉环,避免二女泄露身份。

    夜色宁静,一个月的杀伐,神经时刻绷紧,让宁凡极为疲惫。

    他懒散躺在木盆之中,泡着白绣准备的花瓣洗澡水。那花瓣,名为‘玉生檀’,能够缓解修士的疲惫,不过颇为名贵,即便寻常融灵老怪,都用不起。

    想不到,白绣竟能给自己,张罗这么一盆昂贵的洗澡水,似乎,自己在宗门的地位,因为215万的贡献值,上升到空前的高度。

    庆幸的是,没人相信,宁凡可以横杀金丹老怪。

    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接受了,宁凡‘金丹之下第一人’的身份,更将其称作,‘融灵杀手’。

    少年成名,终为盛名所累...宁凡有些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如今自己处在众目睽睽之下,想暗中做些什么,都无法隐藏的。

    “若是我寻来些炼神草,将《念神诀》第一诀,念伪诀习得,以我金丹巅峰的神念,伪装修为、容貌、身份,除非元婴高手,否则无人可识破我的伪装...如此,便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另一个身份,偷盗玄阴气,或者,杀人...”

    他目光一冷,极**的截杀之仇,他自然不会忘记。若非自己懂得卜算之术,算出有一场截杀,否则,任自己实力惊人,也早已被极**阴死了。

    宁凡轻轻呼出口气,平复心境,将头埋入洗澡水,沉寂...

    鬼雀宗上,夜色微凉,执事殿中,一名灰衣执事弟子,轻轻走出了房门,抬头望着夜空上的月光,其冷漠如尸的惨白脸上,勾起一抹冷笑。

    此乃,王遥!

    “宁凡么...本皇便来确定确定,是否是你做的好事...”

    他双手掐诀,手掌一霎,变作森白的骨爪,而一瞬间,宁凡储物袋中,一截玉质晶莹的肋骨,蓦然发出微微亮光。

    “果然是此人!好,很好!一旦本皇的这丝真魂,在阳间的修为,突破元婴期,便将你,狠狠碾碎!”

    王遥冷笑一声,再次恢复麻木的表情,脚下玄光一动,竟然化作一丝白骨之芒,毫无阻挡的飞出内门,无视大阵,直接遁了出去。

    这种手段,简直匪夷所思!

    而今夜,越国之中,三个修真家族横遭灭门,无人知,这一切是王遥所为。

    吞噬修士,王遥,不,骨皇分身,试图早日恢复元婴级实力。因为他发现,越国之中,鬼雀之内,金丹高手还不少,没有元婴修为,他还真没把握,能在众人眼皮下,杀死宁凡泄恨!

    ...

    宁凡的心头,升起一丝不安,他心有所感,赤身出了澡盆,一招手,将储物袋摄入手中,见袋中白骨,正静静躺着,微微露出不解之色。

    “错觉么...不,以防万一,还是卜算一卦...”

    他掐指一算,片刻之后,露出惊怒之色,只是惊怒之中,还有茫然不解。

    这一算,他算出有人对自己不利,却算不出那人身份。

    似乎那人修为,远超自己,故而凭自己法力,无法卜算那人的一切。

    宁凡深吸一口气,目中寒芒闪烁,披上衣袍,取出一截短骨,微微沉吟。

    “骨皇,是你么...”

    宁凡的仇人中,实力远超他的,除了妖鬼林第七区域的骨皇,便只剩魔界神皇——涅皇!

    涅皇百年之内,到不了雨界,而骨皇,应该也无法离开妖鬼林...但自己的心中,仍是不安。

    “还是小心一些为妙...此骨,暂时不能收在储物袋中了。”

    他一挥掌,将白骨收入鼎炉环,而一瞬,万里之外,正在夜色中血洗修真族的王遥,神情一冷,不屑道。

    “哼,好警觉的小子...本皇不过施展了一下‘搜骨之术’,便引起他的警惕了么...不过,你断然不知道,本皇便是王遥...你,仍是难逃一死...”

    这丝不安,让宁凡失了洗澡的闲心,他意识到,自己即便离开妖鬼林,仍旧不能大意。

    治好老魔,需要实力。战胜涅皇,需要实力。甚至,有朝一日飞升,上了四天仙界,与无数神魔传人交手,同样需要实力。

    远的不说,百年之后,自己必须要有匹敌涅皇的实力。

    “没有时间浪费了...明日,去宗门大殿敷衍了那些老东西,便去将固灵丹炼制出来,先突破了融灵巅峰再说...”

    融灵巅峰,可以吞服丹药突破,但从融灵巅峰,到假丹境界,再到真正结成金丹,难度却是极大。宁凡有仙帝感悟,毫无瓶颈可言,但突破金丹期,仍旧需要至少十年,闭关冲击境界...

    这便是修真,即便宁凡有无数捷径可走,仍难以一步登天。

    他盘膝于床榻上,床上,仍有冰灵月灵二女,留下的体液,带着处子的一丝幽香。不过这些,宁凡倒不在意,他的心境,沉稳如石,《阴阳变》对心境提升极强,毕竟双修功法,最需要提升的,便是沉稳的意志。

    想要对他人施展魅术,首先自己得不惧魅术才行。

    他调息法力,运行周天,即便效果微弱,也不愿浪费修炼时间。

    但在这时,蓦然双目睁开,似有所觉。

    院中的灵级大阵,动了一下...有人进来了,而且来人,还不少。

    “不知死活...”

    他的嘴角,浮起森冷的笑容。他所设大阵,并非防御阵,而是探查阵,除了白绣,甚至无人能看出,自己在此布了阵。

    来人,是一群女子,各个俏生生的容颜,只是每一个女子眼中,都闪着蛇蝎般的冷光。

    为首的女子,是一个绿罗裙的少女,容貌与白绣有三分相似,但比起白绣,更加明光照人。

    白鹭!双修殿中,融灵初期的女弟子,敢谋害历届长老的狠人!

    “姐姐,我们如何对付这宁凡...”一个黑衣女子,貌约二十七八,颇有姿色,神情冰冷。

    “咯咯,是杀了他,还是把他留下,给妹妹们玩玩呢...”另一名女子,身着紫色轻纱,隐隐露出胸前两颗突起,语带淫.邪。

    二女,都是辟脉十层修为,放在鬼雀宗,当执事弟子都已足够,但却甘愿留在双修殿,服侍白鹭。

    白鹭,素手打个响指,立刻便有一个颇为健硕的女子,屈膝跪趴在地上。

    而白鹭则懒洋洋坐在女子粉背上,素手揉捏着女子的娇臀,露出垂涎和火热。

    “芸儿,你的小**,又胖了呢...”

    “姐姐不要嘲笑芸儿...芸儿一生一世,都是姐姐的人...”被白鹭坐在身下的女子,似乎对白鹭揉捏她臀部的行为,极为享受。

    “黄玲,带着你的几个姐妹,去好好招待招待这新任长老...”白鹭沉思片刻,终于淡淡道。

    而她命令一下,立刻便有五名娇滴滴的黄衣女子,各个媚眼含春,走向宁凡屋中,推门而入。

    在场的女子,除了这五名黄衣女人,竟然俱都还是处子之身!她们明明修炼双修功法,没有破身,如何双修?!

    宁凡微微一怔,收回神念,露出思索的神情。

    他能感到,五个黄衣女子,已经进入自己房中。看起来,这五个女子,便是采补死无数男弟子、及长老的罪魁祸首了。

    “有意思...将宗内的双修殿,当做自己的王国么...只是,区区五个辟脉十层妖女,就妄图采补我,是不是太小瞧我了。”

    宁凡心头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依旧盘膝坐在床头。五名女子,进入房中,便开始脱衣服,跌落一地衣衫,**裸如五只洁白的羊羔,迎合向宁凡,发出轻轻的喘息。

    “长老,要不要和我们姐妹五人,玩玩...”

    五女的言语中,似乎施展了一种极为强烈的魅术,以宁凡金丹巅峰的神念,都轻轻颤动了一丝,难怪五女区区辟脉修为,便能采补融灵老怪,原来,魅术修炼的,竟然如此厉害。

    不过,五女在宁凡面前施展魅术,简直是班门弄斧。

    他面露冷嘲,屈指连弹,点在五女酥胸之上,同时,各自狠狠在几女胸前捏上一把。

    只一个瞬息,五名女子同时中了采阴指,皆是法力凝滞,气息大乱,心中茫然,只剩下交欢的渴望。

    “白鹭,你有心了。本长老刚到任,你便送上五个鼎炉,虽然五人非完璧身,不过仅仅采补的话,本长老倒是不介意的。”

    宁凡的冷笑,与五女的痛苦煎熬声,皆落在白鹭耳中,一霎,她凛然站起,俏脸难以置信。

    “不可能!黄玲五姐妹,修炼的可是某个金丹魅术的残卷,纵然是融灵巅峰老怪,也不一定能挡住这魅术,你为何能挡住!”

    她心神大乱,若是宁凡真的采补几女,那无疑,是在白鹭心头剜刀。

    “她们是我的鼎炉,你怎么享用!哼!”

    白鹭遁光一闪,直冲屋内,一片腰间储物袋,一柄长剑在手,直刺宁凡。

    只可惜,此女的长剑,面对宁凡只是,竟微微发抖,而宁凡一个凌厉的眼神刺来,堂堂下品高阶的法宝长剑,竟在宁凡一个眼神中,粉碎!

    宁凡的识海,凝练成剑识,如今的他,几乎可算剑中帝王,普通宝剑,连在他面前挥舞的资格都没有!

    一个目光,震碎长剑,这种手段,完全出乎了白鹭的意料,她芳心大乱,想要飞退,却被宁凡腾身而起,一个冰虹,欺近身前,一指点在白鹭酥胸之上。

    这一指,宁凡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心思,极为用力,点在白鹭胸口,让她疼得轻轻一呼,但旋即,她便被采阴指力淹没理智,心中升起难耐的感觉,露出惊怒之色。

    “你敢对我...施展魅术!”

    “你得弄清楚,你是弟子,而我,是双修殿长老。你派人采补我,我同样可以,采补你。”

    宁凡露出冷漠的神情,屈指连点,将浑身酥软的白鹭,狠狠扔在床上。双手掌力轻吐,便撕碎她一身衣衫。

    他的心软,只为少数人保留,对敌人,他的心,比石头都硬。

    乳酪般的酥胸,微微泛紫的葡萄,以及,没有毛发的白虎之地...

    白鹭平日与女子欢好,然而下身,仍未被碰过...

    胸口的凉意,让白鹭平生第一次恐惧、无力。自己好歹也修炼到融灵境界,但在宁凡手中,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被撕碎衣衫,被宁凡施展魅术,此儿科白鹭恨极了宁凡,但身体,却升起一种渴望,想要被宁凡抱在怀中。,

    “可恶...双修殿,是我白鹭的地盘,我不容许任何人...染指这里...不...容许...啊...好...好难受...要死了...”

    她口中放着狠话,但身体,却开始温热润湿,渐渐地,采阴指力彻底生效,她已经意乱情迷。

    这一刻,她后悔了,后悔自己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对宁凡动手。不过,似乎太晚了呢。

    一股刺痛,从下身传来,让她疼得流出泪,而后,一丝血迹,在被单上晕开。

    火热,充实...她恨极了在她身上肆意驰骋的宁凡,但身体,根本无法抗拒。

    她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仅仅搂住宁凡的腰,与他贴得更紧。

    “轻点,求你...”她迷乱地哀求道。

    ...

    **之后,宁凡披上衣衫,已是夜半三更,推门而出。床上,软倒着烂泥一样的白鹭,面带潮红。

    地上,昏倒着黄玲五女,屋外,女弟子们没有一人敢进来,帮白鹭杀宁凡。

    宁凡的杀气,太可怕了...

    “从今日起,你白鹭,成为我第18个鼎炉...”宁凡淡淡道。

    “我不愿...我不...轻点,太深了...”白鹭无法反抗,她的身体,沉醉于宁凡的刺激,心里,羞耻而苦涩。

    她习惯了在双修殿中目中无人、这却是第一次,被狠狠压在身下,身体,彷佛要被揉碎,但她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喜欢这种被璀璨的感觉...

    “我收鼎炉,还管你愿不愿么。记住,你对我出手了一次,没有第二次...这一次,姑且饶你一命。”

    宁凡淡淡道。

    魔威已成,自白鹭开始,他将采补天下...他对敌人,无需留情,亦无需联系。他之一生,不会爱上鼎炉。

笔趣阁提供合体双修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合体双修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合体双修 http://www.biquge5.com/3_3097/

声明1:合体双修是我是墨水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修真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合体双修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修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