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合体双修 > 正文 第17章 承欢风雪,公子情深
    七梅城,宁凡白衣黑氅,风度翩翩,悠悠出了七梅城,在他身后,隔着两步,蹑手蹑脚跟着一个狐裘少女——小纸鹤。

    宁凡决定带纸鹤出城踏青,放放风筝,调**,缓解缓解闭关三月的心情。只可惜,七梅位于越国北域,实打实一座冰城,朔风严寒,雪花如坠,哪有半点青草地。

    似乎没有放风筝的心情…

    “凡哥哥,要不我们回去吧…”纸鹤小手冻得通红,憋在七梅久了,她确实想出来透透气,不过她怕宁凡着凉。

    她大眼睛看着宁凡,眼神有些担忧,凡哥哥这么瘦瘦弱弱的,可别冻病了…

    “手冷么,我给你捂捂…”宁凡神色怜惜,轻轻捉住纸鹤的小手。

    “凡哥哥…这里人多,被看到不好…”小纸鹤躲闪躲闪,手却抽不回。

    “不怕,无人敢说半句是非…你是我妻…”

    宁凡闭上眼,他喜欢这种生活,简简单单,平平凡凡。人必须生活在阳光下,这样才能洗涤魔心,不走火入魔,这是老魔教的。

    纸鹤的小手,滑腻而冰凉,让宁凡杀气收敛于心,渐渐安宁。魔修决不可少的,便是女人和酒…

    “可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小纸鹤傻兮兮的嘟囔了句,只换得宁凡失笑。

    人都是我的了,还不明白?

    七梅城北边十里,有一座峡谷,冰天雪地,罕有人至。宁凡撑起纸伞,为纸鹤挡住风雪,二人却在雪域散步,直走到一处冰壁之下。

    少年捉住少女的手,在冰壁掩映下,小跑,放起风筝。

    “看,凡哥哥,飞起来了,风筝飞起来了…”纸鹤如凡间少女般幸福。

    这是她与宁凡相遇后,第一次释怀的笑靥。

    单纯的笑,却让宁凡心中一痛。宁凡搜了吴东南记忆,在记忆中看到的纸鹤一生。

    没有童年,没有笑容,灰暗的一生…

    “凡哥哥,你对纸鹤真好,纸鹤愿意生生世世…给你…给你当鼎炉…”纸鹤放着高高飞扬的风筝,幸福地道。

    “傻丫头,你不是鼎炉,你是我妻…”

    “可我还没决定嫁给你…”

    “真是傻丫头…”

    “知道么…”纸鹤声音忽然低了,有些少女的忧伤,“在遇到凡哥哥以前,我从不敢奢望活到明天…在合欢宗,受人欺负,却不许流泪。煞姑说,若我流半滴眼泪,便杀了我呢…别看我笨笨的,心中也有愿望…我渴望一生能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却不知那人何时能出现…能成为凡哥哥鼎炉,我已满足…”

    “你是我妻!”宁凡皱眉,狠狠将纸鹤搂入怀中,多么让人怜惜的傻丫头!

    天色已暗,月色昏黄,风雪正紧。这里没有芙蓉帐暖,红烛摇曳,有的,只是一场幕天席地,风花雪月。

    宁凡的怀抱,好暖好暖。纸鹤秋水般的大眼睛里,充满紧张,她忽而意识到,凡哥哥想要做什么。

    “凡哥哥,这里,这里不适合做那个…”

    她话未说完,却被宁凡一口堵住芳唇,香舌被侵。

    “你是我妻!”宁凡眼中,坚定不改,他脱下黑氅,铺在地上,横抱起纸鹤,放于黑氅上。手在纸鹤娇躯摩挲,解着衣扣,隔着薄薄罗衫,感受纸鹤豆蔻未开的玲珑。

    宁凡对纸鹤,已是深深迷恋,非仅**,非仅爱情,而是寄托了生死的不离不弃。

    纸鹤本是天生媚骨,三个月修行《姹女还阴决》,可压制媚骨,但被宁凡一挑弄,眼神却渐渐迷离,迷离中,有着未知的紧张,紧张中,又有莫名的期待。

    她与宁凡已合欢两次,但第一次宁凡昏迷,举止粗暴,给她留下痛苦记忆,第二次自己昏迷,无知无觉,她亦不记得有何舒服。

    这一次,是她第一次清醒抱着宁凡。

    “凡哥哥…不要…”她感到狐裘被宁凡解开,慌张讨饶。她感到罗衫扣解,抹胸被宁凡一把扯下,胸前凉凉的,连忙捂住酥胸,平平坦坦,盈盈一握…而宁凡手再次下移,她浑身酥麻乏力,羞得闭上眼…一股热流,使她双腿不自禁的摩挲…

    “不要看…不要碰…不要…嗯…”

    一声娇吟,不合时宜将宁凡眼神点亮。纸鹤好紧张,好紧张。她感觉身体变得好奇怪,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她看到宁凡脱去衣衫,露出瘦弱而白皙的胸膛。她眼神迷离,只觉得此刻的凡哥哥,无比俊朗…

    “凡哥哥,我好难受…”她呵气如兰,带着娇软的呻吟。

    “哪里难受,这里么…”

    “好疼!不…不要…”

    奇怪,好奇怪呢,明明是疼的,可为何,又好舒服…

    纸鹤不明白,她好多事情想不明白,她喘息越来越缠绵,她紧紧搂住宁凡脖颈,似乎想要贴得更紧,更紧…

    不明白,不明白…她无暇的娇躯,如冰雪中盛放的幽梅,让宁凡愈加贪恋。

    阴阳大道,合体双修,这,便是人伦。许多修士,以为修真应当闭守元阳不失,当真是大谬。许多魔修,认为合欢便是采阴补阳,亦是大错!

    那不是修持,而是一种逃避,逃避内心真实的情…

    而宁凡,渐渐忘了这是一次双修,他当真动了情,沉迷于纸鹤娇软的身子…

    月色如盘,冰壁下,一对情人交缠不休。冰冷的风雪,唯有彼此的身体是温暖的。

    “…嗯…嗯…”幽幽的喘息,让夜色平添妩媚。

    良久,纸鹤忽而剧烈颤抖,欲罢不能,整个娇躯变作玫瑰色。

    一股清泉倏然而出,将垫在地上的黑色大氅,濡湿,带着淡淡的体香,魅惑的滋味。

    而宁凡亦是低吼一声,达到巅峰

    泄了身,他压着纸鹤,却舍不得离去。但身下,却传来纸鹤轻轻的酣声,小脸尚潮红,却疲惫地睡去。

    这是纸鹤的第三次交欢,但在宁凡心头,这却是她的初夜。

    “傻丫头…你睡了,漫漫长夜,我如何度过…”

    宁凡怜惜地取过一地衣衫,为纸鹤遮盖,自己却赤身,与冰雪中盘膝而坐。

    纵然并非刻意,在阴阳锁的效果下,仍旧完成了一次双修

    而宁凡辟脉十层的瓶颈,于此刻,突破。

    融灵初期!宁凡仅花费不到四个月,便成功突破!如此修炼速度,几乎堪比某些名门子弟

    体内的黑魔炎,沿百脉流转,这是融灵入脉的过程。一般而言,每个修士的经脉,仅能融合一种灵性。火、水、金、木、土、风、雷,不一累举。

    唯有特殊仙脉,才能蕴含多种灵性。

    黑魔炎沿经脉流转,宁凡的经脉,无疑烙下火灵印痕,日后,多半是要修炼火属性功法的。

    但让他惊讶的是,阴阳魔脉中,虚幻的阳脉却烙下一丝冰寒之意。

    仿佛因为这场幕天席地的交合,使得宁凡,吸收了天地间一丝冰力。

    二属性融灵修士?!宁凡探掌,一缕黑魔炎腾指跃出,黑魔炎上,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幽蓝冰炎…

    “这是,‘阴阳火’!”宁凡回忆起仙帝记忆,神色一动。

    上古传闻,阴阳火唯有大机缘修士,才能修炼而出,而《阴阳变》亦有几率修炼阴阳火,具体怎么修炼,不得而知。

    难道方法,就是和挚爱女子,在冰天雪地…双修!?

    望着掌心足以焚杀融灵中期修士的黑白魔火,宁凡陷入深思。;

笔趣阁提供合体双修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合体双修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合体双修 http://www.biquge5.com/3_3097/

声明1:合体双修是我是墨水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修真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合体双修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