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官场硬汉 > 第三十九章 送别
    费柴正在山上勘测井那儿指导取样的时候,远远的看见刚子跟疯了似的急匆匆的跑上山,劈头就问他:“费领导,你看见婉茹了吗?”

    费柴一愣,但见刚子赤着双脚,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裤子,想笑,又见刚子那副焦急的样子,也不好笑出来,于是就说:“没啊,她一般晚饭后才出现呢。”

    “那能去哪儿了呢?”刚子一脸焦急,双眼四下乱看,好像是张婉茹就躲在附近似的。

    费柴见他那着急的样子,情知有事,就问:“怎么了?”

    刚子见四下人多眼杂,就拉了费柴说:“费领导,过来说话。”

    两人往坡下又走了几十步,刚子见离的人群远了,才说:“费领导,我昨晚……和婉茹睡了。”

    费柴一愣,旋即一笑,马上捅了刚子一拳说:“行啊你,什么时候吃喜糖啊。”

    刚子一脸苦相说:“啥喜糖啊,人都跑了,哪儿都找不着,手袋箱子也不在房里,刚才我遇到我表叔,他一早起来,看见婉茹拖着箱子出村去了。”

    费柴暗想:你知道她走了,还跑到我这里找人,这不是瞎折腾吗?但嘴上还是安慰道:“刚子,她既然和你睡了,说明还是喜欢你的,她要走,如果不是在路上△8△8,¤x.拦车,那就是去县城坐车,你要是真喜欢她,现在也还早,还不回家换件衣服,去县城追她啊。”

    刚子手捻着裤线说:“我就怕她不愿意见我,不肯跟我回来。”

    费柴说:“你都还没去呢,怎么就知道她不肯回来?快去吧,现在走说不定还赶得上。”
    刚子受到了鼓励,虽然心里还没底,但是也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于是到了谢,小跑着下山去了。

    看着刚子的背影,费柴暗笑着骂道:“哪里是来找我要主意的,分明是告诉我,婉茹现在是我的人了,你别再和我抢。”这么一想,又想起当初张婉茹伺候自己那柔情蜜意的样子来,不由得心里有些泛酸水,但又转念一想,有如此的缘分已是不错,而自己也是有家室的人,若是别人有机会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自己该为他们祝福才是。任凭弱水三千,我也只能取一瓢饮啊。

    费柴把自己开导了一番后,又回到岗位上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毕竟张婉茹不过是人生的一个小插曲,或许早就到了该曲终人散的时候了。

    刚子这一去就是三四天,既没有消息,也不见回转。费柴也不想再沾上关系,因此也没有刻意的去打探。直到了周末才返回南泉。

    再和家人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周末后,原本应该立刻返回香樟村,但因为魏局的招商引资项目不太顺利,实验室又有不少实验数据需要费柴最审查,所以又留下开了两天会,周二下午快下班时,忽然有一个电话打到办公室,打电话的人自称是公安局的,说有个叫张刚的人因为酒后滋事被拘留了,说认识他,让他去取保。

    费柴一开始没想起张刚是什么人,后来才想起香樟村的**部分都姓张,只是大家平时都刚子刚子的叫,大号反而鲜有被提起。既然张刚就是刚子,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话,能帮还是得帮一下的。于是费柴也没让单位派车,自己打车去了公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