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官场硬汉 > 第三十七章 开泉
    费柴成为了众矢之的,眼看就要抵挡不住,想开溜,可是一琢磨这又不是在市里,能逃到哪里去?于是借着尿遁一头扎进了临设的伙房,一进去就被里面的村妇看见,笑着说:“费老师,你到这儿来干什么?又是油又是烟的,快出去喝酒去啊。”

    费柴涨红着脸说:“不行啊,顶不住啦,到你们这儿躲会儿。”

    农妇见他说的可怜巴巴的,都笑,说:“真是做学问的人啊。”又拖了板凳让他做,还问他想吃点什么。费柴也是喝多了脑子不太够用,居然说:“有香樟蒸糕吗?想吃一块儿。”

    熟料农妇面露难色说:“哎哟,还得现推浆子,可得等一阵子呢。”

    旁边一农妇说:“费老师要吃咱就做呗,就是等的时间可能要久点儿。”

    费柴见人家为难,赶紧说:“麻烦就算了,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不是非吃不可。”

    正说话间,门帘一挑,张婉茹走了进来,笑着说:“你们都聊天不做事啊,外头等着上菜……”菜字只说了一般,被他看见了费柴,就说:“费老师,你在这儿干什么啊,外头一大帮人都找你呢。”

    费柴吓的连连摆手说:“你出去可千万不要说我在这里啊。”

    张婉茹见他◆◆,∽x.那样儿,忍不住掩嘴一笑,正要说话,旁边一农妇埋怨道:“费老师喜欢吃香樟糕,你怎么不早说,也没准备也没推浆的……”

    张婉茹先是一愣,然后才不以为然地说:“嗨,那有啥好吃的,我看那,现在费老师需要的是一碗热腾腾的酸辣汤面,既醒酒又暖胃。”

    农妇们一听都觉得这个主意好,于是擀面的擀面,择菜的择菜,不多时一碗热腾腾的汤面就端到了费柴面前,弄的费柴挺感动的。
    这一顿酒直喝到月上三竿才算完事。费柴躲在伙房里吃了一碗酸辣汤面后,又躲了一阵子,觉得外头差不多了才出来,可一出来又被逮住了。原来在这段时间里,不知道是谁酒后吐真言,把那股泉水可能成为矿泉招商引资的事儿给说出来了。其实这事还没谱呢,就凭两瓶水样,远不能说明问题,可是谁不想发财致富呢?费柴又是地质专家,村民们都以为这事儿是他说了就算,怎么解释也没用,就被灌了一个发昏第十一。于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又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后来听章鹏说:他后来扯着朱亚军的脖领子说:八字还没一撇呢,话就说出去了,如果以后这事因为泉水本身的问题搞不成,咋整!咋整!怎么跟这些老百姓交待啊。

    可后来费柴去找朱亚军为这件事道歉,朱亚军却说从来没发生过这件事,抵死都不承认,费柴又转回来问章鹏,章鹏也改口了。于是费柴觉得这件事肯定是真的了,看来自己的弱点酒后无德,真的要被描深加厚了。

    费柴这次醉酒比前几次更厉害,据说再往前一步那就是酒精中毒。不过虽然忘了不少事,但前面有人把香樟泉水可以招商引资的事儿却还记得,毕竟那时才吃了酸辣汤面出来,头脑还算清醒。所以第二天他强忍着头疼就去找朱亚军。朱亚军虽然那一晚也喝了不少,但毕竟酒场经验丰富,所以精神状态反而比他好,还没等他开口就笑道:“你啥也别说,我都跟东子说好了,a47勘测点的事情先放一放,把主力都调到香樟来,先打一口勘测井,勘测总蕴藏量、出水量,和深度地区水质。”他虽说专业才华都不及费柴,但毕竟也是地质专业出身,这些安排到也不在话下,而且一下子就把费柴的嘴给堵上了。

    费柴说不出啥,心里又觉得有点别扭,于是闷在那儿发愣,朱亚军瞧出了他心事,就说:“老同学,你别担心,搞地质的人那就是尽人事听天命,地底下的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只要咱们工作做足,还是那句老话,行政上的事,我去摆平,你业务素质高,这儿的老百姓又都相信你,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话说到这儿,费柴自然再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于是等朱亚军当天赶回南泉后,就回到a47勘测点,把主要力量都转移到香樟村打勘测井,因为觉得香樟村民对他的期望甚大,所以越发的勤奋工作,吃住都在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