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官场硬汉 > 第三十三章 你这个官是怎么当的
    虽然费柴早就说明了勘测箱要第二天才用,可是吴东梓放心不下费柴一个人在村子里,熬到速干漆不沾手了,就急匆匆提了箱子,让小杜开了车又去村里。

    依旧在离村口还有几百米的地方停了车,小杜见勘测箱沉重,就说:“要不我陪你进去吧。”

    吴东梓说:“算了,你去了又多一个生面孔,算啥?二师兄?”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往村里走。小杜半天摸着自己的啤酒肚才反应过来:“二师兄?二师兄不就是猪八戒嘛,我没那么夸张吧,你这么刁钻,又不男不女的,难怪嫁不出去。”

    吴东梓进了村,却不知道改到什么地方去找费柴,就凭着记忆往张婉茹家的方向走,希望能遇到个人或者张婉茹,也好打听一下费柴的去向。可走了这一路,直到又快走到村东堰塘那儿,才几个半老不老的妇女,一见她就笑着说:“哎呀,小师傅来啦。”

    吴东梓一听就知道这段时间费柴这神棍看来是办的有滋有味的,就问:“你们看见我师父了吗?”

    有个妇女说:“在村委会呢,村儿里请你师父喝酒,这我们家里的正让我回去给做饭呢,你就跟我们一起来吧。”

    吴东梓一愣,心说:“哎呀,这顿酒还真的骗来了啊。”当下还有∝∝,x.妇女要帮她拿箱子,她怕露底,就推说师父要骂,那妇女又说:“你师父又不在,怕啥。”

    吴东梓一想,干脆装样就装到底吧,于是就说:“不行,我师父什么都能看的清清的。”

    那几个妇女也叹道:“就是啊,说我们村前后几百年的事,都真真儿的准啊。”

    吴东梓对此到不以为然,搞地质的人,有时也兼带着研究一下某地某村的历史,只要上了心,随便说出几样来,倒也不难。

    一到了村委会,吴东梓就看见一大帮子人正围着费柴,都已经喝上了,还一口一个‘大师’的叫,见吴东梓来,立刻有村名让座,却见费柴脸红脖子粗的说:“她还不能坐这上头来,还不够资格。”
    吴东梓心中暗道:这家伙,当师傅还当上瘾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师啊。正想着,身后有人拽她说:“来,这边坐。”回头一看,原来是张婉茹。

    张婉茹抿嘴一笑说:“来,这边坐,这边全是年轻人,别跟那些老古董混在一起。”说着就要帮她提箱子。吴东梓下意识地一躲,张婉茹又笑道:“哎呦,对我不至于这样吧,这村里头都把我也当你师父半个徒弟了呢。”

    吴东梓心想:玩了,这儿又魔障了一个。

    范一燕虽然嘴里叫费柴老师,但怎么说也是一个副县长,尽管也想见着费柴,可毕竟身份在那儿呢,也没必要就去招待所等着,于是就让小杜留意着点儿,等费柴回来了就通知他,而她自己却在自己的宿舍里擦胭脂抹粉换衣服的打扮暗送秋波多次,这还是费柴主动头一次说要和她谈谈呢。可这一等一直等到八点多还不见动静,打电话给小杜,却听见这个酒鬼在电话里醉醺醺地说:“范姐啊,我们费主任还没回来啊,等回来时,我第一时间就通知你啊。”

    范一燕一看就凭这个酒鬼,看来是靠不住了,于是又打电话给万局长,万局长笑着说:“我看没什么事儿,里面还喝着呢。”

    得了这个消息,范一燕才放了心,可是同时又有一点失落,因为她了解费柴那点酒量本事,如果一直喝到现在,估计就算回来,也没什么本事再和她‘谈谈’了。于是自叹自怜了一阵子,重新洗澡换了衣服,躺在床上看电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等她再度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

    费柴在电话里醉醺醺地说:“范县长啊,我的跟你谈谈哦。”

    范一燕同时还听见电话里有人在和他抢电话,应该是吴东梓,还一个劲儿地说:“哎呀,费主任,这晚了,人家范县长肯定睡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范一燕原本就有些怨恨费柴这么晚了才醉醺醺的打电话来,于是就故意嗔怪地说:“费主任啊,有事儿明天再说吧,我已经躺下了啊。”

    费柴却不管这么多,一点也不让步地说:“不行,不行,今日事今日毕,你不来我就来找你你信不信?”

    范一燕还真觉得费柴能干得出来,平时有点小暧昧无所谓,可半夜三更的砸门却怎么也说不过去,于是就说:“哎呀,我过来我过来,真拿你没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