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官场硬汉 > 第三十二章 神泉(三)

第三十二章 神泉(三)

 热门推荐:
    张婉茹一不留神,把自己的人生哲学用一句话给抖落了出来,就觉得旁边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刀片子似的目光射的脸上生疼,忍不住发烧,自知失言,就赶紧往回找补说:“当然了,也分对谁,比如像费老板这样的好人,我可是全心全意的对待的。”这一解释还不如不解释,颇有点欲盖弥彰。

    费柴这人就是心软,见不得别人尴尬,就岔开话题说:“宛如,刚才在坡上,我看村北也有几十个人好像在挖沟,是怎么回事啊。”

    张婉茹其实此刻也巴不得换个话题呢,就说:“那是村主任领着人挖排水沟呢,说是引到外头的沙河去,可不好弄,既不能碰房也不能碰地,拐来拐去我看一个月都不完。”

    “引流入河啊。”费柴好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好办法,这村里还是有明白人的嘛。”

    “明白管什么用啊。”张婉茹不屑地说“就他那个官,啥问题也解决不了,还什么都得管,上下一堵,两头儿的夹板儿气啊。也就是我这个远方堂叔老实,才被人硬推上这个位子的。”

    费柴笑着说:“老实人好啊,我啊,还就想去拜会拜会。”

    张婉茹赶紧说:“费老板呃,我看你还是赶紧走吧,你还打算把这个神棍一直装下去啊,算了√◆√◆,x.吧,实话跟你说我们村的人除了昨天被抓的有个张癫子有时出去算算命算是有点仙气儿外,其余的都是跟着混的,什么神泉,反正我们村的人都不信。淹了房子,恨都恨不过来呢。”

    费柴反问:“那你们还弄什么神泉?”

    吴东梓旁边插了一句:“还能为啥?为钱呗。”

    张婉茹笑道:“没错,就是为了钱。你们看啊,我们房子给水淹了,耕地也给淹了,都说搬一次家穷三年,我们这也算是遭灾吧,不想办法挣点钱哪儿行?”

    吴东梓说:“那你们也不能搞封建迷信啊。”

    张婉茹转过头对吴东梓说:“你们是不知道我们农村的苦,反正你们到月就能拿钱,我们就得四处找去,有时候没辙了,可不什么都得干嘛。”

    吴东梓还想说话,费柴制止了她,毕竟这时可不是上什么道德课的时候。又问张婉茹:“婉茹,这么说就是你们自己也不信这什么神泉不神泉的喽。”

    张婉茹笑道:“我们没事儿信那干嘛。”

    费柴叹了一口气说:“看来我这个神棍啊,还得当下去。”他说着从包掏出一个笔记本和笔,四下看了看,又对张婉茹说:“婉茹,你帮我找个能写字儿的地方。

    张婉茹也四下看看说:“走到前面,干点儿了,是我同学智明家,去哪儿找个桌子啥的。”

    吴东梓白了她一眼说:“那么麻烦干啥?”说着转身弯腰说:“在我背上写。”

    费柴见都这样了,就把本子放在她背上走笔龙蛇的写了大半页,然后扯下来叫给她说:“你把这个和水样都交给章鹏,让他立刻出发,照我信上说的办。你回县城替我办两件事,第一件是找范县长,说晚上我要见她,非见不可。第二件是把勘测箱准备好,明天可能要用。”

    吴东梓点点头说:“好的,你不走?”

    费柴说:“我还想四处转转看看,晚上可能有人请喝酒。”

    吴东梓皱了皱眉头说:“喝酒?”

    费柴笑道:“反正不是请喝酒就是要挨揍,二选一各占百分之五十,你快去吧,时间宝贵啊。”

    吴东梓见他决心已定,只得说:“那你保重啊。”转头又对张婉茹说:“照顾着他,他有时候有点呆。”

    张婉茹笑着说:“你放心吧,他猜不呆哩。而且我们老熟人了。”

    费柴也说:“你快走吧,别担心我,我没事儿的,这儿的人再凶还能凶过山里的狼啊。”

    吴东梓这才背了水壶,朝村外快步走去。

    见吴东梓走远,费柴就对张婉茹说:“行了,现在你带我去北边看看排水沟。然后再带我四处走走,帮我了解点情况。”

    张婉茹笑着说:“就这么个破村儿,有啥可了解的。”说归说,脚下却没停着。

    费柴说:“你们村可不破啊,你们村祖上有高人啊。”

    张婉茹说:“你咋啥都知道呢?刚才就听你说我们村一百五十年就要出个人杰,还真是呢,现在牌位家谱还在村里老庙供着呢呢,就在路那边呢。看?”

    费柴说:“那就不必了,若是按风水学的理论啊,你们村的位置极好,配合这个山形就是怀中抱月的祥瑞之地。只是可惜,那条公路把怀中抱月的一条胳膊给弄断了,村庄也一划为二,好风水给破了。”

    张婉茹一脸惊异:“你不会是真的风水先生吧,肯定,你不是假冒的,哎呀你骗我。”她说着,笑着亲昵在费柴胳膊上拧了一下。

    费柴稍微躲了一下,但没躲开,不过也觉得单独和个老婆之外的漂亮女人说说笑笑的走路,好像也挺有意思,就说:“实话跟你说吧,我呢,其实是搞地质的。这个风水学呢,其实科学的讲就是古代的地质学建筑学,所以也有所涉猎。”

    张婉茹的语气变得钦佩起来:“原来你是专家啊,那你说我们这股水是怎么回事嘛,你看把村里祸害的,有办法没?”

    费柴说:“办法当然有,别说是你们村这么一股小水,就是三峡大坝不是也修起来了吗?关键若要根除祸害,甚至变害为宝,还需要进一步的勘测调查才能制定出方案了,冒充神棍只是权宜之计,以后要做的工作还多着呢。”

    张婉茹说:“有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没问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说着她压低嗓子说:“就是铺床暖被的也可以哦。”

    她这么一说,估计也有几分玩笑在里头,可把费柴吓的够呛,赶紧说:“那就算了,可别再提那一茬儿了。”

    张婉茹咯咯地笑着说:“看把你吓的,这可是在我们家,爸妈都在呢,你敢我都不敢。”

    万局长远远的就看见吴东梓急匆匆的从村里跑出来,忙迎上去问:“怎么样?费主任呢?怎么就你出来了?”

    吴东梓摆着手说:“没事没事。”然后朝紧跟在万局长后面的章鹏说:“你快点过来。”

    章鹏赶紧过来问:“里面情况咋样?”

    吴东梓把两个水壶塞进章鹏手里说:“不知道,费主任让你赶紧回市里,到实验室把这水的事儿给办了。”说着又从衣袋里掏出费柴写的纸条交给他说:“回去后照着这个办!赶紧的啊!”

    “哦哦。”章鹏被弄的有点发蒙,但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扭头跑上车,四驱全开一溜烟就开的不见了。

    吴东梓松了一口气又对万局长说:“万局,能送我回趟县城吗?我有很紧急的事情要向范县长汇报。”

    “行啊。”万局长说的没那么坚决,他的眼睛看着村子,显然还在为费柴担心。

    吴东梓说:“万局,费主任没事儿,他还说晚上有人请他喝酒呢。”

    “喝酒?”万局长越发的奇怪了,暗自寻思道:“这家伙,有点道行啊,传说中不是说是个书呆子吗?”

    吴东梓回到县政府,也真巧,范一燕正好在,她原打算是和方县长一起去市里汇报情况的,可是因为县里其他班子成员也都有事,需要有个人坐镇,因为她是女的,算是一种优待的吧,就被留了下来。

    吴东梓找到了她,就把费柴要和她晚上详谈的事情说了,又顺便把今天进村的情况说了一下,范一燕居然听笑出来了,说:“你们这个费主任啊,以前就不喜欢按常理出牌。不过在野外队的时候,总是能和当地老百姓搞好关系的,也算是他的长项。”

    范一燕说的这些,吴东梓倒是了解,她也在野外队实习过,一般野外勘测队存在着打开测井,爆破等作业行为,要是纯野外也无所谓,但如果邻近村庄存在一个占地赔付的问题,每年为此发生的争端也不少。如果从这一方面来看,费柴在野外队待了那么多年,对付这些应该是有些经验的。

    吴东梓心里挂着费柴,午饭也顾不上吃就去整理勘测箱,好在郑如松等人也在,帮着弄,勘测箱原本是制式结构,只需要按照勘测重点添加或者减少一些设备罢了,因此很快就准备妥当。

    准备好了勘测箱,吴东梓恨不得马上给费柴送去,可郑如松这老头却说:“不忙不忙,咱们主任那儿冒充神棍,可你突然拿这么一大箱科学气氛这么浓烈的弄过去,不是给咱们主任露底吗?”

    吴东梓一听就愣了,这可怎么办啊,费柴临别时也没说啊。

    要说费柴当初选人,可真还没选错,郑如松这老头也是个老地质,简直就是鬼精,他找了把刀子,先把勘测箱外头的铭牌标志什么的都给撬了,然后又跑出去买了几罐速干喷漆来,先把箱子给喷黑了,然后又换了几种颜色,在箱子正反两面都喷画上了八卦图和几行诸如临兵斗阵一类的到家咒语,这才笑呵呵地对吴东梓说:“行啦,等上个把小时,虽然不会干透,但只要不沾水还是能混过去的,到明天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啦。”

    吴东梓皱着眉头说:“那里面的东西可依旧的科学气氛浓烈啊。”

    郑如松说:“那个就无所谓啦,关键是包装啊,你没看电视啊,香港鬼片里的抓鬼道士都用上电脑了,做神棍也要与时俱进才行啊。”

    其实他们都有点想多了,因为这个勘测箱最终也没能用上。

笔趣阁提供官场硬汉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官场硬汉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官场硬汉 http://www.biquge5.com/14_14273/

声明1:官场硬汉是南海十三郎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修真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官场硬汉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