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官场硬汉 > 第二十二章 情深

第二十二章 情深

 热门推荐:
    费杨阳还小一些的时候,只要费柴探亲在家,见她头发乱糟糟的,就给她洗头。为了不引发矛盾,往往是给尤倩洗完之后再给她洗。时间一长,成了习惯,尤倩有时候甚至抱怨:费杨阳有时候估计着养父要探亲回来了,就会熬着不洗头,等着费柴给他洗。不过这一两年,杨阳已经出落成了一个美丽少女,也就不见她主动要求费柴给她洗头了。

    费柴从床上爬起来,让费杨阳坐在梳妆台前,打开镜灯,从抽屉里取出电吹风,插好插头开始帮费杨阳‘呜呜呜’的吹头。她的头发又浓又密,要想自然晾干还真得用些时候。费柴就说:“明天上街,给你也买个电吹风,你现在是大孩子了,女孩子有的,你都得有了,呵呵。”

    费杨阳微微点头,又从口袋里把那两百块钱掏了出来,费柴笑道:“你自己存着吧,爸爸给你买。”说着,帮着她把钱又塞回口袋里。

    吹干了杨阳的头发,费柴又拿起一个梳子在她眼前一晃说:“这是我的梳子,知道你不愿意用你妈妈的。”然后又开始帮她梳头。都弄好了,就像个理发师般的一手端着她的下巴,一手轻扶着她的太阳穴说:“看看咋样?虽然爸爸不会理发,可梳头确实一流的,全是在你和你妈妈头上练出来的。”

    费∴≧∴≧,x.杨阳甜甜的笑了一下,头一歪,用脸去贴他的手,费柴只觉得如收入柔滑粉嫩,心里又是一跳,轻轻的把手抽出来,在她肩膀上轻轻一拍说:“好了,快去睡觉吧。”

    费杨阳转身站了起来,嘴角往上翘着,忽然垫脚在费柴的脸上轻轻一啄,这才跑出去了。

    费柴摸着被她啄过的地方,暗想:看来女孩子大了,还是要保持点距离的呀,难怪古人都说‘穿衣见父,脱衣见夫’,更何况还不是亲生的。想着,用力地甩甩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清理了出去,然后上床睡觉。

    睡到半夜,一只醉猫归来,在怀里拱阿拱的,好一会儿才消停了。

    第二天费柴依旧准点起床,虽然已经是大年二十九,但他还想去单位看看。

    走到客厅时却见沙发上睡了一个人,初见一缕栗色卷发,还以为是费杨阳,心说杨阳怎么睡这儿了,但是再看整个身形都不像,忽然想起前几天一起喝酒时,见范一燕新作了头发,原来这女人睡家来了,肯定是昨晚和尤倩喝的大醉了,一起回来的。

    既然有了外人,费柴洗漱时就越发的轻手轻脚。都弄完了,才又回卧室吻别妻子去上班。

    到了单位,整个办公楼阴风阵阵,没剩几个办公室还开着门的,‘到底是机关,就是好啊。’费柴感叹着,不由得又想起自己当初逢年过节也免不了爬冰卧雪的日子。

    可经支办办公室还有人,一个是郑如松,要死不活地打他的接龙游戏,另个是吴东梓。其实这两人在,猜都猜的到的。于是费柴说了些新年的吉祥话,又说:“单位没什么事儿了,想回去的就回去吧。”

    郑如松‘嗯’了一声,头都没怎么抬,吴东梓倒是说了句,回家还不是没事干!

    这要是换别人或者不了解的,还会以为这两位是故意慢待领导,可费柴却不在意,一来是对这两人有些了解,二来也是习惯了。

    费柴在自己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无事可做,只是打了几个新年电话。其实事情是有的,项目上的事情就是一大推,只是那事可不是一两个人,一两天能做好的啊,急也没用。

    坐着百无聊赖,忽然想起昨晚答应费杨阳给她买个电吹风的,就出了办公室,对那二位专心致志的人说:“好啦,我先回去了,咱们年后见。”说完也不顾那两位怎么嗯啊哈的,就笑呵呵地走出了办公室。

    在装饰办公室的时候,不知道谁出的主意,在费柴办公桌后面的墙上挂了两张地图,一张是中国地图,一张是南泉市地图。不过费柴却觉得这主意实在不怎么样,你要是讲求装饰,那不如挂画,若是讲求实用,也用不着挂政区图和交通图啊,就算不是专业的资源分布图,也得是地形图啊。不过他担心这主意是某个局领导出的,所以就暂时还挂着,等以后再换。不过政区图和交通图也有好处,那就是让费柴发现了距离地监局不到公交两站地的地方,有一座小商品批发城。于是费柴花了一块钱的公交费就到了。

    熟料不知道是因为商家也大多回家过年了还是怎么着,开门的店铺还不到一半,而且多是卖烟花爆竹的。费柴找了好久才勉强找到一家卖电器的,不过结果还不错,有一款袖珍的电吹风,粉红色,造型也挺好,一问还不到一百块钱,于是连价也不讲的就买了下来。那商家见他掏钱大方,就又极力向他推销一块三个刀头的电动剃须刀,然后又推荐电卷发器。费柴禁不住他忽悠,就都买了,不过这商家确实会做生意,主动让了二十块钱的利,还送了一个购物袋。

    费柴付了钱后,愣了一会儿,觉得既然都来了,干脆再买些烟花爆竹回去吧,细想想这些年都没和家人一起放过烟火呢。那买电器的老板见他要买焰火,立刻又来了劲,把他引到自己的朋友那儿,还特地很大声地说:“这可是我哥,给算便宜点。”虽然到底有没有优惠说不准,可这话听起来到很舒坦。于是费柴又买了一大抱礼花,这下再挤公共车就不方便了,结果那两个老板又热心地跑到市场外帮他拦了一个出租车,还说:“以后需要啥又来啊。”那语气,就好像所有的东西都是免费的似的。

    到了家一开门,费小米就喊着爸爸迎了上来,又看到那么一大抱烟花,顿时高兴地跳着连转了几个圈儿,男孩子嘛,没有不喜欢这个的。

    逗了儿子几下,费柴往饭厅里一看,尤倩和范一燕两个,披散着头发,也没上晨妆,一人一杯红酒,正那儿抿呢。就笑道:“好家伙,昨儿晚上还没喝够啊。”说着,正想问杨阳呢?就听厨房里刺啦一声菜下锅,立刻就明白了。

    范一燕见他回来,就笑着招呼道:“哎呦,老师来喝一杯呀。”

    费柴笑着答道:“我就不喝啦,饿坏了。话说你怎么还没回省城去?”

    范一燕没回答费柴,而是面向尤倩,一脸委屈地说:“倩倩,你老公要撵我走,你可得给我做主。”

    尤倩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说:“他可是一家之主,别说撵你走,就是撵我走,我还不是得乖乖的自己打包?”

    范一燕叹气道:“唉……这都什么世道啊,还有天理嘛。”说着端起酒杯说:“倩倩,为了咱们两个悲催的女人,干一杯吧。”

    尤倩说:“好。”说着两人真个碰了一杯。

    费柴笑呵呵地走到餐桌前坐下说:“有酒有肉有人伺候着还悲催啊。”

    范一燕转过脸笑着说:“不过别说啊,你这个女儿还真没白养。”

    尤倩则对着厨房喊道:“杨阳,你爸爸回来了,那副碗筷来?”

    费柴站起来说:“别事事都指使孩子,我自己来。”说着就离了桌,听到尤倩在背后说:“那丫头就是他的命,疼的不得了。”

    费柴才走了两步,费杨阳就从厨房里出来了,费柴刚要去接碗筷,就被费杨阳一直推推推的推回到了座位上,然后摆下碗筷,还有一个酒杯。

    费柴把酒杯往外一推说:“酒不喝了,我吃饭。”

    范一燕说:“大过年的,喝一杯嘛。”

    费柴忙摆手道:“算了吧,这几天喝的还少啊,我还得留点量明天陪老丈人去。”

    尤倩也说:“就是啊,我老公平时在家几乎不喝酒的,就咱俩喝吧。”

    “小气!哼!”范一燕白了费柴一眼,不再理他,和尤倩两人自斟自饮。

    少顷,费杨阳给费柴盛了饭来,费柴对她说:“弄完了,也赶紧过来吃吧。”

    范一燕也说:“是啊,赶紧来陪范姨喝一杯。”

    费柴赶紧说:“她还没成年呢,不能喝酒。”

    尤倩却说:“一点红酒,有什么打紧嘛,再说了大过年的……”

    费柴见有客人在,也不好再争,范一燕就用刚才费柴没用过的空杯子倒了一杯,然后对费杨阳说:“好了,酒给你倒好了,快点来哦。”

    费柴见也管不了,就自己盛了点鸡汤把饭泡了,胡噜胡噜的连汤带饭几口吃干净了,就和儿子在客厅里玩。只是偶尔往饭厅里瞄一眼,见那三人喝的正酣,就提醒道:“别让杨阳和太多啊,她还小呢。”

    那边尤倩不耐烦地说:“知道了!啰嗦。”

    又过了半个多钟头,总算听到那边散了席,想到杨阳喝了酒,怕是不能洗碗了,就走了过去,见尤倩和范一燕都站着,费杨阳却坐着,脸上红嘟嘟的,挂着笑意。尤倩有点紧张地问:“杨阳,你没事吧。”

    范一燕也问:“头晕吗?”

    费杨阳笑着摇头。两人如卸重负道:“没事就好,呵呵。”

    谁知这时费柴过来了,费杨阳眼睛一亮,笑的更甜了,先是忽地一下站了起来,似乎想要迎上去,可眼前一黑,一头栽倒了。

笔趣阁提供官场硬汉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官场硬汉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官场硬汉 http://www.biquge5.com/14_14273/

声明1:官场硬汉是南海十三郎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修真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官场硬汉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修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