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官场硬汉 > 第二十一章 节前

第二十一章 节前

 热门推荐:
    通过春节前团拜的事,让费柴增加了不少经验值,而且最终事情解决的也算不错,小金库的年终奖比开始他预计的还翻了一倍,并且人人平等,上至局领导,下至办公室的同事也都是一视同仁,都是两千块,另外局里还有两千块的年终奖和一千块的购物卡,这样算下来,总共也有五千块的收入了,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这要是搁在几个月前,费柴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他入冬了才调回局里,这才干了几个月就拿全年度的全额奖金,可现在他拿着这些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抹不开,因为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实际是他吃了亏的,毕竟他把招待费的最终签字权给让出去了。

    临春节前十天,局机关里既几乎等于放了假,对此局里的要求是:每个处室必须有人看门,关门闭户的毕竟不像话。鉴于这个大环境,费柴当然也不好要求属下还按着平时一样的上下班,而且大家还各有各的事情,首先钱小安家在外地,想早走几天,人之常情不能不答应。金焰在整容前总是相亲失败,现在漂亮了,自然也要借这个时候好好合计着相亲;章鹏虽然没什么事,却是个三脚猫性格,在办公室是坐不住的,不过他有一样好,就是有事的时候一喊就到,不过临近过年了,酒场合比较多,就让他先把车钥匙提4≠4≠,x.前交了。费柴虽然自己会开车,可是他好歹也是个副主任,里里外外的也有应酬,所以干脆一并把车都入了库,去哪儿都打车,反正回来签字报账,魏局虽然还要最后把关,但是这点小事,倒也没有不放行的。

    除去了这三个人,郑如松,吴东梓和费柴本人倒是坚持天天来单位的,只不过费柴在办公室坐不住,上午还好,下午就老有应酬要出去了,所以这么一来,长期坚持在办公室的就只有郑如松和吴东梓了。费柴觉得也没有必要大家都陷在这儿,就对两人说:“每天有个人看门就行了,有事还是回去办事吧。”

    郑如松听了就点点头,之后还是我行我素,到点上班就来,到点下班就走。而吴东梓则直接说了三个字“回家烦!”

    对于这俩人的行为费柴好一段时间不能理解,后来还是章鹏解开了谜底,原来郑如松现在是孤老头儿一个,平时回家也是一个人,在单位上多少还有些人气儿,并且空调电脑都是免费的嘛。

    这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费柴更纳闷儿了,从档案上看郑如松是结过婚的啊,怎么就成了孤老头一个了呢?难不成离婚了?章鹏只得又解释说:“这都是老郑头常年在野外工作,一年到头难得回一次家,顾不得照顾家里,他老婆又溺爱儿子,结果儿子去跟人家打架,一刀就把人家给捅死了,捅人的时候才过了十八岁生日,又赶上严打,就给毙了。老婆受了刺激,一病不起,拖了大半年也去了。领导看他实在可怜,这才把他调回来的。

    费柴一下子全明白了,难怪郑如松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什么成绩了,难怪每天都躲在角落里玩接龙,在他那看似冷漠平静之下,是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啊。同时他也责怪自己还是不成熟,对自己的属下居然只去了解其业务能力,对个人情况居然毫不知情,或许作为一个技术人员这不是个缺点,可现在好歹也是个中层干部啊,还继续这样就万万要不得了。

    不过接下来吴东梓的情况就简单多了,主要是家里逼着相亲,为此章鹏还笑着说:“其实她没什么好烦的,她的那些相亲对象才叫郁闷呐。”

    按说这话章鹏说的没错,可费柴还是半开玩笑地批评了他几句:本来嘛,怎么能够这样在背后说自己的同事呢?同事他也觉得,如果自己是吴东梓的相亲对象的话,肯定也会郁闷的。不过自打和章鹏八卦了这一次之后,费柴又把自己的这些属下的个人情况捋了一次,忽然觉得还挺有意思,于是又把局里的人,相关的人都查访了一番,结果某天晚上睡前忽然觉得自己变的很八卦了。

    虽说费柴为了这个项目,没少请客吃饭,也没少求人,可反过来也有不少人来求他,首先就是他的那一帮‘弟子’,市区的不存在采矿问题,可郊县的却都指着这个发展经济呢,虽然费柴早就声明,那地下有什么东西,是亿万年前就注定了的,可是勘测资源有限,就有了时间先后顺序,大家都希望都趁这股政策正风顺的时候把事情办了,免得以后日久生变,因此各郊县相应部门,经常是由副县长,甚至县长带队,借着临近春节之际来局里拜年,虽然前头还有局领导,可他毕竟还是经支办的副主任,主要经办人之一,所以每次也逃不脱被灌酒的命运。虽说费柴在野外的时候也经常喝点酒暖暖身子,可对这些跟打仗似的酒场合却始终适应不起来。

    云山县的代表来的比较晚,直到临过年前三天,才由范一燕副县长领队前来。在别人看来,她和费柴的关系似乎又近一层,而她原本就是个活跃于官场,格外大方的人,一来就抱怨说培训的时候县里忽然有事,连结业典礼也没有参加,而且也没落着和费柴合影,于是大家又哄着立刻合影,结果范一燕真个上前往费柴身上一靠,还一把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腰上,也是当时在场的都是相当一级的干部,素质那是相当的高,顿时就都拿出手机来,噼里啪啦的各个角度算是都有了。费柴到底脸嫩,顿时就红的发烧,于是又被大家调侃了一番。

    席间,朱亚军开玩笑说:“你们云山县来的最晚,等以后正式勘测的时候也要往后排排。”

    范一燕一瞪眼睛就说:“凭什么啊,我可是费老师的首席大弟子,那能是一般关系能比的吗?”然后又说:“我不是合计着团拜完了就直接回省城了嘛。”

    可是大家不依不饶,范一燕后半句话不见有人提起,倒是都揪着前面那句‘不是一般关系能比’不放,甚至得出了‘要想学得会,先跟师傅睡’就结论,看来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喝多的时候,都喜欢拿这些事儿开玩笑。

    云山县团拜完了之后,成员也各自散了,范一燕却又盘桓了两天,不过费柴并不知情,直到范一燕忽然打来一个电话,说是在他家里,正准备请尤倩陪她出去玩,问他批准不批准。费柴虽然觉得有些诧异,却也觉得两个女人出去玩玩也无所谓,毕竟平时尤倩和她那些姊姊妹妹的出去喝茶打牌自己也从未干涉过,于是就一口答应了下来,晚上原本的酒局也特地提前做尿遁,逃回家陪孩子。

    回到了家,家里果然只有费杨阳和费小米两个孩子在家,就和孩子们玩儿了一会儿,就督促着儿子洗澡睡觉,可是儿子正兴奋着,洗澡的时候一点也不老实,弄了他一身的水,所以干脆也一起洗了,出来时费杨阳已把电热毯烧热,正好让费柴把儿子塞进温暖的被窝里。然后又选了篇童话给他读了,才算完事。

    哄睡了儿子出来时,却见卫生间的门关着,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原来是费杨阳进去洗澡了,费柴原本打算上个厕所去睡觉,却不能去了,好在也不是很急,就回到自己卧室,靠在床上,一边暖被,一边拿了本闲书看,等了一会儿,听见外面有开关门和拖鞋走动的声音,知道费杨阳洗完澡了,可此时被窝里已经暖和了,而闲书又正看到精彩处,不想动弹,就决定再赖一会儿。可没多久就听外头有人敲门,这个时候家里除了费杨阳没有其他人,于是就费柴放下书说:“我还没呐,有事吗?”

    费杨阳这才推门进来,只见她穿着白底蓝碎花的棉睡衣,栗色的头发湿漉漉的披散着,虽然睡衣原本就很宽松,可不知道是血统的原因还是什么,小胸脯子顶的高高的,因为脱去了束缚,居然还微微颤动着,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流光波动,居然看得费柴心里一漾,不过他马上回过神来,暗中骂了自己一声,才忙着清了一下嗓子说:“杨阳,有事?”

    费杨阳从睡衣兜儿里掏出两张百元钞,手伸的直直的递过来。

    费柴伸手接过钱,笑着说:“范阿姨给的压岁钱?”

    费杨阳点点头。

    费柴又笑着问:“小米的被他妈妈收了?”

    费杨阳又点点头,伸手比了一个二字。

    费柴就说:“也是两百?”边说,边心中暗叹道:看来这么多年了,尤倩还是没把费杨阳当女儿看啊,不过也怪不得她,眼见着杨阳越来越出落的水灵样儿,自己有时候都觉得不太对劲。原来这么多年来,费小米的压岁钱历来是由尤倩‘代管’的,而费杨阳的压岁钱,她历来是要杨阳来问费柴,分的十分清楚。

    费柴想了想,拉过杨阳的一只手,把钱还给她说:“你现在也这么大了,自己留着吧,只是不要乱花钱。”

    费杨阳嗯了一声,就把钱放回衣袋,然后下意识地捋了一下头发,费柴就又说:“头发湿的不要睡觉,会头疼的。你妈妈梳妆柜里有电吹风,你把头发弄干了再睡。”

    费杨阳指指尤倩的梳妆柜,又指指自己,然后摇摇头。

    费柴就问:“妈妈不准你用她的东西?”

    费杨阳又指着自己拼命摇头,费柴笑了,顿生爱怜地说:“是你不想给妈妈找麻烦?”

    费杨阳点头。

    费柴笑道:“用个电吹风能找什么麻烦,你坐过去,我给你吹头。”

笔趣阁提供官场硬汉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官场硬汉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官场硬汉 http://www.biquge5.com/14_14273/

声明1:官场硬汉是南海十三郎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修真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官场硬汉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