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官场硬汉 > 第二十二章 情深
    费杨阳还小一些的时候,只要费柴探亲在家,见她头发乱糟糟的,就给她洗头。为了不引发矛盾,往往是给尤倩洗完之后再给她洗。时间一长,成了习惯,尤倩有时候甚至抱怨:费杨阳有时候估计着养父要探亲回来了,就会熬着不洗头,等着费柴给他洗。不过这一两年,杨阳已经出落成了一个美丽少女,也就不见她主动要求费柴给她洗头了。

    费柴从床上爬起来,让费杨阳坐在梳妆台前,打开镜灯,从抽屉里取出电吹风,插好插头开始帮费杨阳‘呜呜呜’的吹头。她的头发又浓又密,要想自然晾干还真得用些时候。费柴就说:“明天上街,给你也买个电吹风,你现在是大孩子了,女孩子有的,你都得有了,呵呵。”

    费杨阳微微点头,又从口袋里把那两百块钱掏了出来,费柴笑道:“你自己存着吧,爸爸给你买。”说着,帮着她把钱又塞回口袋里。

    吹干了杨阳的头发,费柴又拿起一个梳子在她眼前一晃说:“这是我的梳子,知道你不愿意用你妈妈的。”然后又开始帮她梳头。都弄好了,就像个理发师般的一手端着她的下巴,一手轻扶着她的太阳穴说:“看看咋样?虽然爸爸不会理发,可梳头确实一流的,全是在你和你妈妈头上练出来的。”

    费~√~√,≠x.杨阳甜甜的笑了一下,头一歪,用脸去贴他的手,费柴只觉得如收入柔滑粉嫩,心里又是一跳,轻轻的把手抽出来,在她肩膀上轻轻一拍说:“好了,快去睡觉吧。”

    费杨阳转身站了起来,嘴角往上翘着,忽然垫脚在费柴的脸上轻轻一啄,这才跑出去了。

    费柴摸着被她啄过的地方,暗想:看来女孩子大了,还是要保持点距离的呀,难怪古人都说‘穿衣见父,脱衣见夫’,更何况还不是亲生的。想着,用力地甩甩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清理了出去,然后上床睡觉。

    睡到半夜,一只醉猫归来,在怀里拱阿拱的,好一会儿才消停了。

    第二天费柴依旧准点起床,虽然已经是大年二十九,但他还想去单位看看。

    走到客厅时却见沙发上睡了一个人,初见一缕栗色卷发,还以为是费杨阳,心说杨阳怎么睡这儿了,但是再看整个身形都不像,忽然想起前几天一起喝酒时,见范一燕新作了头发,原来这女人睡家来了,肯定是昨晚和尤倩喝的大醉了,一起回来的。

    既然有了外人,费柴洗漱时就越发的轻手轻脚。都弄完了,才又回卧室吻别妻子去上班。
    到了单位,整个办公楼阴风阵阵,没剩几个办公室还开着门的,‘到底是机关,就是好啊。’费柴感叹着,不由得又想起自己当初逢年过节也免不了爬冰卧雪的日子。

    可经支办办公室还有人,一个是郑如松,要死不活地打他的接龙游戏,另个是吴东梓。其实这两人在,猜都猜的到的。于是费柴说了些新年的吉祥话,又说:“单位没什么事儿了,想回去的就回去吧。”

    郑如松‘嗯’了一声,头都没怎么抬,吴东梓倒是说了句,回家还不是没事干!

   &nb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