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官场硬汉 > 第二十一章 节前
    通过春节前团拜的事,让费柴增加了不少经验值,而且最终事情解决的也算不错,小金库的年终奖比开始他预计的还翻了一倍,并且人人平等,上至局领导,下至办公室的同事也都是一视同仁,都是两千块,另外局里还有两千块的年终奖和一千块的购物卡,这样算下来,总共也有五千块的收入了,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这要是搁在几个月前,费柴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他入冬了才调回局里,这才干了几个月就拿全年度的全额奖金,可现在他拿着这些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抹不开,因为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实际是他吃了亏的,毕竟他把招待费的最终签字权给让出去了。

    临春节前十天,局机关里既几乎等于放了假,对此局里的要求是:每个处室必须有人看门,关门闭户的毕竟不像话。鉴于这个大环境,费柴当然也不好要求属下还按着平时一样的上下班,而且大家还各有各的事情,首先钱小安家在外地,想早走几天,人之常情不能不答应。金焰在整容前总是相亲失败,现在漂亮了,自然也要借这个时候好好合计着相亲;章鹏虽然没什么事,却是个三脚猫性格,在办公室是坐不住的,不过他有一样好,就是有事的时候一喊就到,不过临近过年了,酒场合比较多,就让他先把车钥匙提-3-3,x.前交了。费柴虽然自己会开车,可是他好歹也是个副主任,里里外外的也有应酬,所以干脆一并把车都入了库,去哪儿都打车,反正回来签字报账,魏局虽然还要最后把关,但是这点小事,倒也没有不放行的。

    除去了这三个人,郑如松,吴东梓和费柴本人倒是坚持天天来单位的,只不过费柴在办公室坐不住,上午还好,下午就老有应酬要出去了,所以这么一来,长期坚持在办公室的就只有郑如松和吴东梓了。费柴觉得也没有必要大家都陷在这儿,就对两人说:“每天有个人看门就行了,有事还是回去办事吧。”

    郑如松听了就点点头,之后还是我行我素,到点上班就来,到点下班就走。而吴东梓则直接说了三个字“回家烦!”

    对于这俩人的行为费柴好一段时间不能理解,后来还是章鹏解开了谜底,原来郑如松现在是孤老头儿一个,平时回家也是一个人,在单位上多少还有些人气儿,并且空调电脑都是免费的嘛。

    这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费柴更纳闷儿了,从档案上看郑如松是结过婚的啊,怎么就成了孤老头一个了呢?难不成离婚了?章鹏只得又解释说:“这都是老郑头常年在野外工作,一年到头难得回一次家,顾不得照顾家里,他老婆又溺爱儿子,结果儿子去跟人家打架,一刀就把人家给捅死了,捅人的时候才过了十八岁生日,又赶上严打,就给毙了。老婆受了刺激,一病不起,拖了大半年也去了。领导看他实在可怜,这才把他调回来的。

    费柴一下子全明白了,难怪郑如松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什么成绩了,难怪每天都躲在角落里玩接龙,在他那看似冷漠平静之下,是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啊。同时他也责怪自己还是不成熟,对自己的属下居然只去了解其业务能力,对个人情况居然毫不知情,或许作为一个技术人员这不是个缺点,可现在好歹也是个中层干部啊,还继续这样就万万要不得了。

    不过接下来吴东梓的情况就简单多了,主要是家里逼着相亲,为此章鹏还笑着说:“其实她没什么好烦的,她的那些相亲对象才叫郁闷呐。”

    按说这话章鹏说的没错,可费柴还是半开玩笑地批评了他几句:本来嘛,怎么能够这样在背后说自己的同事呢?同事他也觉得,如果自己是吴东梓的相亲对象的话,肯定也会郁闷的。不过自打和章鹏八卦了这一次之后,费柴又把自己的这些属下的个人情况捋了一次,忽然觉得还挺有意思,于是又把局里的人,相关的人都查访了一番,结果某天晚上睡前忽然觉得自己变的很八卦了。

    虽说费柴为了这个项目,没少请客吃饭,也没少求人,可反过来也有不少人来求他,首先就是他的那一帮‘弟子’,市区的不存在采矿问题,可郊县的却都指着这个发展经济呢,虽然费柴早就声明,那地下有什么东西,是亿万年前就注定了的,可是勘测资源有限,就有了时间先后顺序,大家都希望都趁这股政策正风顺的时候把事情办了,免得以后日久生变,因此各郊县相应部门,经常是由副县长,甚至县长带队,借着临近春节之际来局里拜年,虽然前头还有局领导,可他毕竟还是经支办的副主任,主要经办人之一,所以每次也逃不脱被灌酒的命运。虽说费柴在野外的时候也经常喝点酒暖暖身子,可对这些跟打仗似的酒场合却始终适应不起来。
    云山县的代表来的比较晚,直到临过年前三天,才由范一燕副县长领队前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