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官场硬汉 > 第十章 走马上任

第十章 走马上任

 热门推荐:
    费柴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主卧的门关着,只从门缝里露出一点光亮来。因为有些做贼心虚,费柴干咽了几口口水,才悄悄的推开卧室的门,却见尤倩搂着儿子费小米睡的正香,床头灯也没有关。他一是不忍心打扰,二是心虚,就蹑手蹑脚地打开立柜,想找床被褥去沙发上睡,却听背后嘤咛一声:“干嘛?这么宽的床还不够你睡?”

    费柴一激灵,忙回头,见尤倩的大眼睛已经睁开,正微笑地看着他,忙放下手里的被褥,走回到床前俯下身子轻声说:“还没睡着啊。”

    尤倩也轻声说:“这几天被老公陪惯了,没你睡不着……你老实交待,去哪里鬼混了?”

    费柴被这一问,脑门儿上都快出汗了,忙说:“都是亚军,非拉我出去。”

    尤倩嫣然一笑说:“看把你急的,我又不是那种不开窍乱吃醋的女人,以后你在机关上班了,这种迎来送往逢场作戏的事情多着呢,我要是件件都吃醋,就能开的副食店了。”

    尤倩这么说,费柴反而更觉得对不起老婆了,正想全盘托出坦白交代,却被尤倩捂嘴说:“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你以为你以前无职无权有无钱的,我为啥要嫁你?还不就是图你个人老实?行了,上床睡吧,轻一点5∮5∮,□x.就好。”

    带着愧疚,费柴上床睡了。其实这天晚上,费柴虽然很被动,也不是一点坏事没干,只是他毕竟第一次干这事,任凭那女孩又摸又吸,就是挺立不起来,那女孩还说:“怪了,明明身体这么棒……你放松点嘛。”也多亏了这些私密事的时候他和朱亚军是分开的,否则非让朱亚军笑死不可。所以愧疚加上觉得丢脸,费柴的心情可是复杂的很呢。

    好在一夜平平安安,再无他事。等他被儿子费小米弄醒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

    费柴就这样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星期,但也没完全闲着,一方面他想着未来工作的打算,另一方面他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把前前后后的窗户也都擦了一遍,屋内顿时亮堂了许多。尤倩每天算是当上了甩手掌柜的,只知道化妆看电视,倒是费杨阳,若是在家还帮着做了不少的家务。

    不过晚上费柴还是陪着老婆出去了几次,主要是尤倩的那些姊姊妹妹的闺蜜想见一下他,虽说费柴不喜欢诸如牌局酒局等场合,可一想起毕竟是这些俗气女人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陪着老婆渡过了不少孤独的时光,去一下也可以顺便表示一下感谢,所以尽管心里有一百个不乐意,还是做出一副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去了。不过尤倩似乎也看出了他心里的动静儿,就特地问他:“你现在回来了,我以后周末还能出去玩儿不?”

    费柴笑道:“你是嫁给我做老婆,又不是做犯人,有什么不可以的,只是每次不要太晚,熬夜对女人不好。”

    尤倩得到了了允许,心里挺高兴,但反过来说道:“熬夜对男人也不好啊,你也少熬点,工作哪里是做得完的呢?”

    费柴自然是满口答应。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过了一个星期,第二个星期一,费柴再度早早的起了床,洗漱妥当,又对着还在懒散赖床的妻子送上一个轻吻,才高高兴兴的出了门,才出小区门口,就看见一辆车驶来停在距他不远处,车门打开,章鹏从车上下来,对着他挥手道:“费主任,这里。”

    费柴赶紧走过去,笑着说:“我可不是什么主任啊。”

    章鹏也笑着说:“今天上午局里开大会,会一开你就是经支办的副主任啦,虽说魏局还兼着主任,可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个过渡,那个位置迟早都是你的嘛。”

    费柴心道:都说机关里的司机同时也是心里最灵通的人,果然不差,但依旧说:“话也不能这么说啊,最终还是要服从组织安排的嘛。”

    章鹏替费柴打开车门说:“那是那是。”

    费柴上了车,等章鹏也上了车又说:“你是专程来接我的?局里那么多人,我是不是有点特殊化啊……”

    章鹏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话不能这么说,今天局里大会,朱局怕你堵车耽误了,恰好我又住在你临近小区,就让我做完把车开回家了,今天上班第一个任务就是把你准时平安地送到局里。”

    费柴不由得暗叹朱亚军这人做事滴水不漏,自己还没怎么工作就已经欠了他若干的人情,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干才能还回来了,看来这位“睡在上铺的兄弟”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一到期末就愁眉苦脸的担心挂科的倒霉孩子了。

    车开了一段路,遇到了红灯,章鹏暂时停住了车,好像聊天似的说起:“对了费主任,我听说新成立的经支办除了你和魏局,目前就只有一个原来就在那儿的老郑头外,还需要调进三四个人去。我看费主任也是个直性子的人,我也就直说了,我想来经支办工作。”

    费柴一愣,小车班是多好的部门啊,明里暗里的好处不好呢,但又不好明着问人家为什么来,就说:“哦,你想调动这事跟朱局说过了没有?”

    章鹏点头说:“我提了一下,朱局说,经支办的人事要你把关,让我和你商量一下。”

    费柴心想自己初来,倒也不想这么快就得罪人,可对章鹏的能力又不了解,只知道他是个司机,就两可地说:“既然朱局知道,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章鹏毕竟当了多年的小车班司机,看人脸色那是一绝,立马就看出了费柴心里的那点纠结,就说:“费主任,跟您说,其实我也是地质专业出身。”

    “哦?”费柴一听这个,顿时对章鹏高看了几分,表情也有了一点变化。

    章鹏一见这招凑效,立刻补充说:“只可是,我的学历是中技,所以在这满是大专大本的局里,就只能开车了。不过没什么,您要是觉得我不适合在经支办也没关系啊,呵呵。”

    费柴见他以退为进,赶紧接上说:“学历也不能证明什么。只是小车班在机关里的位置大家都是知道的。经支办毕竟是个临设机构,前景未曾可知,你又年轻,就怕耽误了你的前途啊。”

    “啥年轻啊,也奔三十去了。”章鹏进绿灯亮了,就又发动了车子,边开车边说:“我啊,其实就是有点不甘心,好歹我也是地质专业出身,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成了专职司机了呢?还是想有生之年,哪怕就几年呢,搞搞业务,也算是不枉学了那么一场嘛。而且经支办有费主任牵头,一定能有所作为。”

    章鹏的这番话到让费柴有几分感动了,他毕竟是业务干部出身,知道一身本事无处施展是一种什么样憋屈的心情,这么一来他到有几分喜欢章鹏这小子了。

    到了局里,照例还是先去朱亚军办公室报到,朱亚军也不说别的,只是说:“先开会,开完会再说。”

    在全局大会上,除了日常的那些套话,在介绍费柴的时候,又让费柴面红耳赤了一把,不管别人怎么认为,反正他自己是觉得对自己的溢美之词实在太多了些。

    开了会下来,费柴和局领导一班人,加上几个关键部门的中层干部一起又开了个小会,会上一致认为不管经支办今后的工作要怎样开展,也先要把架子搭建起来,办公室是现成的,就用五楼的大会议室,重新布置桌椅,大堂办公,又用玻璃门隔出一小间来,作为费柴的办公室。魏局虽然顶着主任的官职,但因为已经有副局长办公室了,所以不再另设办公地点。此外电脑、打印机等办公设备也在一周之内就会到位,现在还差的就是人员了。

    提到人员,大家都说要先听费柴的意见,费柴虽然对机关里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但他毕竟是聪明人,知道这要是说不好是要得罪人的,于是就推说自己才来,对局里也还不熟悉,看各位领导同仁有什么推荐没有。不过不知道是大家对经支办的前景看不太清,还是提前有了什么默契,居然都推说经支办是个新部门,大家也不好做什么推荐,还是由费柴自己挑选人员才好。费柴听大家都这么说,又看了看朱亚军,见朱亚军满眼的鼓励和期待,就说:“别人我也不太了解啊,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觉得小车班的章鹏不错,本人虽说学历低了点,可也是专业出身,而且经支办以后的任务是帮助咱们市各县区的经济发展,以后难免要在各县区奔波,有个技术过硬,又有专业技能的双面人才,对经支办今后工作的开展,应该是又帮助的。”他说完这话,偷眼看了一眼朱亚军,只见他虽然没说话,眼中却露出赞许来,便暗道:果然,章鹏是朱亚军的人。

    费柴点了章鹏的名,沈星第一个就拍手笑了起来说:“好你个老费啊,还说不了解情况,一下子就把我手下最好的司机给要走了,真有你的。”

    沈星这么一说,就意味着大家都没什么问题了,这事就算过了,不过费柴还是顺着话风开了一句玩笑说:“干嘛老沈,你要是舍不得,我就给你留着,免得你以后记恨着。”

    沈星笑道:“看你说的,舍不得也得舍得啊,工作为重,工作为重啊,呵呵。”

    说完了章鹏的事,费柴又说:“只是我对局里的人事真的不是很了解,至于其他的人选,我还真说不上来。”

    魏局这时插言说:“那还不简单,我就作为经支办的主任说几句,那个老刘啊,你让你们那个人事科长把咱们局现役人员的档案都准备好了,等会让费主任过来查查,这一查心里不久有谱儿嘛。不过我有句话可得跟大家说啊。等费主任挑中了那个人才,各位处长主任可别藏着掖着,是个什么宝贝都得给我拿出来,别跟沈主任似的,要他一个司机就跟挖了他的心似的。”此言一出,大家都哄笑起来,之后朱亚军又扯了几句闲条,就散会了。

笔趣阁提供官场硬汉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官场硬汉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官场硬汉 http://www.biquge5.com/14_14273/

声明1:官场硬汉是南海十三郎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修真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官场硬汉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修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