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王妃 > 49俞永昭

49俞永昭

 热门推荐:
    `p`jjwxc`p``p`jjwxc`p`  丧事一应从简,停灵五天,发丧出殡,然后由苏怀玉抚灵回乡,这是苏老太爷对自己后事的安排。『言*情*首*发www.Klxsw.com不管元俊卿还是魏王府都想大操大办,无奈苏老太爷遗命在此,元俊卿只能充份利用五天时间,尽可能的张扬起来。

    客人如潮水般的涌来,最尊贵的当属于太子凤启,亲自来祭奠。皇亲国戚,朝廷大臣,武勋旧贵,一波又一波的人马让人看着眼花。

    当然这些与苏锦秋是无关的,她只要带着两个弟弟在灵前哭就可以了,不用见客,不用操心什么,好像提线木偶一样摆在灵前。就连她都觉得自己虚空了,脑子里空白一片,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

    明明知道这个结果对苏老太爷是最好的,苏锦秋仍然没有办法笑着说一路走好。最后的嫡系亲人离开了她,孤寂感油然而生,好似天地之间只剩下她一个人。

    “姑娘,我送老太爷回乡,你要保重自己。”苏怀玉说着。

    只见脸色蜡黄,眼圈都是黑的,整个人好像脱了形一般。按元俊卿的意思,苏家老家颇远,不让苏怀玉去了,换个人肯定能送到。只是苏怀玉如何会愿意,哪怕是死在路上,这一趟她也要去。

    这是苏老太爷最后的嘱咐,也是对她的认同,抚灵回乡,安葬入祖坟,这是儿孙做的事情。

    “姑姑。”苏锦秋突然出声,连日的哭泣让她声音有些沙哑,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一点光亮,却是道:“我只剩下你了。”

    话出口时,眼泪不自觉得跟着落下来,无声无息划她的脸颊,直直的看着苏怀玉。

    苏怀玉的眼泪也紧跟着落了下来,伸手搂住苏锦秋,失声痛哭道:“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苏锦秋跟着痛哭起来,两人的哭泣声纠缠在一起,越发显得悲凉。

    哭完苏怀玉就起身走了,走前狠吃了一顿,她的使命还没有结束,还有年幼的苏锦秋需要她照顾。

    紧跟着苏锦秋也搬家了,从花园挪出来搬到东路前头一节小院里,她最初的住处,着人打扫之后又搬了回去。花园山门落锁,所有人从花园迁出来,就好像沉封起来的记忆,永远把悲伤关里面。

    偌大的苏府彻底冷清下来,大门紧闭,门口匾上挂着白布。从前头的热闹到现在死寂般的冷清,连行走的下人似乎都不敢大声说话。

    苏锦秋呆在自己屋里,大部分时间都发呆。人心如此脆弱,失去的痛楚,总是要许多才缓过来,她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眼前的痛楚,以及将来以后,日子总是要过下去。

    “姑娘,驸马爷打发婆子送了几碟新鲜果子请姑娘尝尝,还有一封书信请姑娘过目。”婆子进门小声说着,手里提着食盒。

    苏锦秋窗前坐下来发怔,听到传话,便点点头。

    婆子先把书信奉于苏锦秋,又打开食盒,把四碟鲜果摆到炕桌上,小声劝道:“姑娘早饭吃的不多,正好吃上几块,不辜负驸马爷的心意。”

    苏锦秋没作声,只是拆开看信,元俊卿亲笔所书。先是安慰她几句,然后问她要不要出门走走,正值暑天,元家的姑娘们要去避暑,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准备笔墨。”苏锦秋吩咐着小丫头。

    就苏老太爷的丧事上,苏锦秋就能感觉到元俊卿的用心,也知道他是真心为她好。时常打发婆子送些吃的,表示一下慰问,现在还想出门散散心,也是担心她的情况。

    谢谢元俊卿的好意,她已经在努力调整自己了,只是还需要时间。至于出门就算了,天气太热是一部分,她也不想跟陌生人一起出门,她想安静一会。

    写完回信让婆子送回去,也是顺道请安问好。苏老太爷的丧事能办的那样体面妥当,一点错处没有,亏得元俊卿张罗,还有元祈笙,一直在跟着打下手。都说日久见人心,就像苏老太爷说的,元俊卿很可靠。

    中饭过后,派出去的婆子回来赴命,元俊卿正好在家里,信已经亲手奉上。元俊卿看完信没说什么,只是问了她几句,不外乎苏锦秋的情况。又说永昌皇帝马上就要回京,宗人府事务多,只怕顾不上苏锦秋,要她一定要保重自己。

    “皇上要回京了吗?”苏锦秋有几分自言自语的说着,大楚大胜的消息,她是知道的。只是一直忙着丧事,心情十分低落。突然说到这个,有种猛然拉入现实的感觉。

    婆子看苏锦秋问起,以为她有兴趣,实在是苏锦秋这些天来一直都在发怔,对什么都没兴趣,难得有点提起她兴趣的事,连忙笑着道:“可不是,京城都在传呢,这回御驾亲征真是有如神助,大破匈奴,极难得的一次大捷。”

    苏锦秋淡然听着,正常情况下都是匈奴打过来,天朝再去抵抗,能抵抗成功就不得了。各种和亲,从某方面说也是战败悲催史。主动出攻却成功了,可以想像天朝的得意,就是永昌皇帝自己,也是瞬间把存在感刷破表。道:“大概什么时候进京?”

    宗人府元俊卿都在准备了,相信应该很快了。

    “据说是月底的事,不过只是皇上和魏王殿下回来,边关留守了一部分。”婆子说着,以前战败的时候,捂着掖着只怕别人知道,现在是捷报,顿时连路人都知道了。

    苏锦秋听得心念一动,问:“那七……齐王呢?”

    “还要继续跟匈奴打仗呢。”婆子眉毛色舞的说着,道:“姑娘不知道,现在京城满是齐王殿下的传奇,这次出征,刚入草原不久就被围攻,本以为都要大败了呢。结果齐王殿下领兵杀出,回头斩杀了匈奴几万人马,实在是大大的英雄。连亲王封号都是皇帝战前亲封,这是大英雄真豪杰。”

    苏锦秋听得有几分失神,杀人狂变成了民族英雄?总有种不真实感。

    细细回想以前几次见面,以及元凤的行事,即使真成了民族英雄,她也很难产生敬仰的情绪。

    战争是最合适元凤的地方,在这里他可以肆无忌惮,任意发挥自己的本能。只怕连战功都是顺道而来,他是天生喜欢修罗场,鲜血是他最喜欢的。

    相反的要是没有战争,元凤在平常世界,就是个杀人狂。

    “齐王殿下立下豪言,要灭了匈奴,才会班师回朝。”婆子继续说着,神情十分得意,实在是一直以来大楚都是被匈奴欺负的,和亲都和过好几次。现在终于出现在一个民族英雄,要把匈奴全部杀完,以前的旧账都讨回来,自然会受到十分的爱戴。

    苏锦秋听得点点头,舒口气道:“也挺好。”

    杀人狂找到最合适自己的地方,可以十分正义的释放本能,实在是件好事。而且元凤不回来,她真的很高兴。就是早晚要回来,晚比早好。

    听婆子说到中午饭时间,苏锦秋有种跟外界接气的感觉。在她悲伤的时候,世界仍然在运转着,而她总要融到这个世界里,继续生活下去。

    “也不知道姑姑走到哪里了。”苏锦秋有几分自言自语的说着,抚灵回乡,安葬入土,再加上来回差不多要三个月。

    苏怀玉在,她就能安心许多。

    吃了几块元家送来的鲜果,味道确实是不错,又吃了半碗饭,苏锦秋就觉得有点撑。吃的并不多,只是心里不舒服,怎么也吃不下去。

    丫头们收拾桌子,苏锦秋便想去后院看看苏锦承和苏锦义,不管是她还是苏怀玉都没有带孩子的经验,现在两个孩子交给奶妈和婆子们照看,她们常过去看。从留下来的忠仆里选出来的婆子,照顾的很周到。

    正要出门去,就有婆子匆匆来报:“姑娘,俞家大姑奶奶来了,要看看姑娘。”

    “俞大姑奶奶?”苏锦秋稍稍怔了一下,道:“可是骆大奶奶?”

    俞家本就是大族,族人许多,再加上前些年大分家之后,亲戚关系就更复杂,经常弄不清谁是谁。母亲俞氏乃是四房女儿,并无亲兄弟姐妹。没分家的时候,大家群居一起,一家人关系自然亲密,分家之后也就各立房头。

    俞永昭是大房次子,除了上头兄长之外还有一个姐姐俞永清,嫁到了修国公府骆家。要说俞家的出嫁女来看她,估计也就是这个未来大姑子了。

    “就是她。”婆子说着,苏家一直闭门谢客,要不是很亲的人上门来,根本就不会见。

    “请到前头花厅里。”苏锦秋说着也站起身来,唤丫头拿来见客的外衣,她在孝中并不用收拾,换好衣服就成。

    带着丫头婆子过去,前头花厅是跟东路建筑群配套的,是以前苏墨玉会友的地方。苏家其他地方都封了起来,女眷会客在那里也不算唐突。

    她回家之后,与俞家的来往不少,当然没见过俞永昭,定亲男女在结婚之前不能见面。苏老太爷丧事上,俞永昭以及俞家各房亲友都到了,未来婆婆俞大太太还拉着她的手说了好些话。

    苏老太爷挑中的人家,必然十分可靠,若是能嫁过去,自然能一帆风顺。更何况探花出身的内阁大学士杜俊发嫁她,跟俞家正是同路人。

    脚步声响起,小丫头打起帘子,苏锦秋不禁起身相迎,看清门口来人时,不由得愣住了。

    打头的是俞永清,似乎在丧礼上见到过,当时人太多,她也没顾上这些。二十来岁的模样,一身素色装扮。

    她身后却是站着一个青年,十**岁的模样,身量颇高,肩膀很宽,长眉斜飞起,眼角微微上挑,漆黑的眸子带着冰霜,明明是七月天,全身却散发着冷意,只差挂上生人勿近的牌子。

    青年也打量着她,冷漠的神情似乎有几分动容,却是强忍着,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苏锦秋不自觉得把头低了下去,倒不是看到陌生男人害羞,而是这种的直视,男人看女人,如此激烈的感情,让她觉得有些承受不起。

    与元凤的张狂血腥不同,青年冷漠的眸子里蕴含着满满的关心。

    他是……俞永昭,大她七岁的未婚夫。

    “哟,这才多少日子不见,怎么就瘦成这样了。”俞永清走到苏锦秋跟前,抓住她的手上下打量着,神情十分担忧。

    苏锦秋低头见礼,道:“让姐姐挂念了,我很好。”

    “都瘦成这样了,怎么能好。”俞永清一脸心疼的说着,回头看青年一眼,有几分歉意的对苏锦秋道:“这是永昭,本来……我不该带他来,只是他实在有话要说。”

    苏家没有长辈在,又是定亲的关系,她可以来,俞永昭来就很不合适了。但是素来冷漠的弟弟却找到她门上,她这个姐姐如何能狠下心来不管。

    苏锦秋不禁抬头看向俞永昭,神情显得有些惊讶,俞永昭对她有话说?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需要俞永昭亲自过来跟她说?

    “外面的风言风语,我不乎,俞家也不在乎。”俞永昭坚定的说着。

    苏锦秋更显得惊讶,问:“外面说什么了?”

    丧事完了之后,她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就今天上午婆子说了会元凤的事。对外头的消息,她是全然不知。

    俞永清和俞永清也愣了一下,俞永清马上笑了起来,道:“妹妹别问了,不过是些闲着无聊的人说的闲话,何必放在心上。你只需保养好你自己,孝满之后就进门,一个人在家里总是有些不方便,也堵了小人的嘴。”

    苏老太爷过世,苏家就彻底没人了,把苏锦秋一个小姑娘放在家里,总是不妥当。家里已经商议过,等苏锦秋九个月的孝满,就把婚事办了。晚两年再圆房也没什么,先把人接过来生好照看。

    再就是考虑苏锦秋的教养问题,十二岁正该女性长辈提点的时候,现在苏锦秋连男性长辈都没有了。早点娶进门来,由俞家教养,对她的将来也有好处。

    苏锦秋想了想,不外乎是潘妤或者华阳公主说她与元凤的事,真是吃撑了,她心里并不在意。但俞永昭能摆出这样的态度来,着实在太难得,不禁看向俞永昭。

    俞永昭也正看着她,细细打量着,生怕少看了。

    “嗯,我听长辈的安排。”苏锦秋轻轻说着,眼睛仍然看着俞永昭,她相信苏老太爷的判断力,这是她的良人。

    `p`jjwxc`p``p`jjwxc`p`

笔趣阁提供王妃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王妃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王妃 http://www.biquge5.com/12_12995/

声明1:王妃是楚秋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王妃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