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王妃 > 48齐王

48齐王

 热门推荐:
    漆黑的夜里,看不到一丝光亮,鲜红的血液染红了黑夜,妖冶的男子断成两截,依然美丽的头颅垂落在地上。『可*乐*言*情*首*发(www.klxsw.com)』四周散落的尸体上散发着黑色郁气好像有生命一般,缠缠绕绕的往她身上飘过来。

    苏锦秋大力奔跑,漆黑的空间看不到一丝光明,她只能大力奔跑着。不知道跑了多久,黑气却是越来越近,隐隐约约似乎还听到,我好恨之类的字样。

    冤有头债有主,为什么要找她!

    不是讲理的时候,只能这样狂奔着。她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黑气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扑过来,就见身后猛然一剑挥出,缠绕着她的黑气瞬间烟消云散。

    苏锦秋不禁停下来,回头看过去……

    已经断头的妖冶男子再次从地上站起身来,嘴角流着血,眼里却是含着笑,直勾勾的看着她。

    “啊!!!!”

    苏锦秋一声尖叫,把屋里的丫头婆子全部叫醒,一行人围到床边,为首的婆子连声说着:“姑娘可是做噩梦了,快去煮安神茶来。”

    苏锦秋瞪大眼看着明亮的房间,围在床前的丫头婆子,意识慢慢清醒过来。

    她在自己家里,午睡时间,做噩梦……

    青天白日做这样的噩梦,她虽然不迷信,忍不住想请个道士之类的回来看看。

    小丫头刚端茶上来,苏怀玉来了。短短一个月时间,苏怀玉整个人瘦下来了,不但瘦而且憔悴,一天十二时辰不睡觉,亏得她自小习武,换个平常人早就顶不住了,对苏锦秋道:“下午就在屋里歇着吧,最近你太辛苦了。”

    “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苏锦秋说着,心里总有几分不可思议。

    苏老太爷的病让整个苏府压抑起来,做噩梦是正常的。噩梦内容却让她不可思议,她是不想元凤死,但元凤死或者不死跟她关系并不大,为什么会梦到这么诡异的内容。

    “还是歇着吧,不然身子要熬坏了。”苏怀玉说着,她也是噩梦连连,完全没办法合上眼。人固有一死,苏老太爷肯定要死到她前头,但悲伤与痛楚仍然充斥她全身。

    苏锦秋沉默,突然抬头道:“若是前线有战胜的消息……”

    “老太爷能闭上眼。”苏怀玉说着,声音里不自觉得透出凄凉。

    苏老太爷一直没闭上眼,就是在等前线的好消息,不管永昌皇帝再不合格,他都是大楚的皇帝。

    希望大楚能大胜,希望皇帝能平安归来,这是老臣子最后的心愿。

    苏锦秋把头垂了下去,心中越发的难受。不自觉得想到梦中,元凤不是很牛吗,总是一副老子天下无敌的神情,为什么上了战场就不行了呢。大破敌军,乱军之中上战首级,为什么不把牛b值继续刷破表呢。

    “别想了,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做到的。”苏怀玉说着,伸手摸摸苏锦秋的头,好像在安慰着她。

    她的一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只希望苏锦秋能好,这是苏家最后的血脉。

    “姑娘,穆大太太想来看看姑娘……”婆子突然进门传话。

    苏怀玉眉头皱了一下,苏老太爷占据了她全部的心思,几乎把这一家人给忘记了。道:“还真是厚脸皮,还住着呢。”

    “赶他们走。”苏锦秋说着,神情显得有些有气无力,道:“穆老太爷竟然还想着我是孤女一个,要谋苏家的财产。”

    “什么!!”苏怀玉当即跳了起来,怒声道:“混账东西,我去杀他们。”

    “姑姑!”苏锦秋叫住她,叹气道:“这种时候不值得花力气,让洪叔拿上欠条赶他们走。”

    此时的她精神和**都到极限,没有多余的力气对穆家。把欠苏家的钱还出来,哪怕是一部分也行,能要一点是一点,然后断绝关系,扫地出门。

    苏怀玉强忍着怒气,却是道:“如何咽下这口气。”

    “并没有犯下必死的罪过。”苏锦秋说着,顿了一下道:“这个时候,让他们走就是了,不要节外生枝。”

    苏怀玉默然,虽然不像刚才那样要杀人的模样,却是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我轻饶不了他们。”

    说着苏怀玉急匆匆出门去了,苏锦秋叹口气,也没再拦着。

    她没有耐心等穆家人使出阴谋诡计再动手反击,非要人家亮出刀子被捅了一刀了再反击,她没那么圣母。穆家还不出八万两银子,那就有多少还多少,当初她在穆家别院里住了三年,现在苏家也收留了穆家人,就是时间还不完,穆家还欠着苏家钱呢。

    “姑娘,安神茶好了。”婆子端茶上来。

    苏锦秋摇摇头,让婆子端开,安静一下就可以了,不需要喝这个。

    午饭之后,穆四奶奶和穆七娘过来辞行,穆四奶奶已经开始打点行李,就是没有这回事情也要走了,当然这样走显得难堪一些。

    苏怀玉并没有亲自出面,是魏王府内侍总管刘公公和洪叔一起去的。进了西院之后,二话不说内侍进屋翻东西,她和姑娘的东西还好。像穆老太爷,穆大老爷,穆大太太的东西全部搜刮干净,包括穆大太太的首饰,一个布丝都没留下。

    穆老太爷气的破口大骂,只是魏王府的人哪里会把他看在眼里,虽然没有直接对他动手,却是骂的更难听。翻查出来的所有东西都折计银两,穆家上京虽然不是空手来的,带的也不多,钱都在穆四奶奶手里。

    三个人搜出了这么多东西,折银一千两,对八万两银子的债务实在是九牛一毛,对苏家更啥都不是。苏怀玉过去把这些东西收下来,另外写了一张七万九千的债单,然后东西全部赏给了下人。

    这就是一种赤果果的羞辱,饶是穆老太爷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再在苏家呆下去。穆四奶奶也是一样,她一样是姓穆的。她知道穆老太爷的打算,苏家这样的回击都算是客气的,只是这样一巴掌打下来让她也有些无所适从。

    穆老太爷是傻子,她却知道苏家惹不得,她不想跟苏锦秋交恶。只想赶快离开京城,马上动身,一刻都不想耽搁。

    “愿四奶奶和姐妹们一路顺风。”苏锦秋说着,苏老太爷的病让她的身体几乎到了极限,再加上中午的噩梦,她连一个字都不想说。

    穆四奶奶很好,当初在穆家时也照顾过她。只是她也是姓穆的,苏怀玉那一巴掌也打到她的脸上。已经闹成这样,再假惺惺的说什么同居之谊,就显得太假了。

    穆四奶奶听得苦笑不已,苏锦秋早就改了称呼,客气而疏离。穆家人必须为穆老太爷的所作所为买单,单是背后说苏锦秋坏话这一条,苏锦秋能忍到现在就是客气。道:“姑娘保重,此次一别只怕无比有再见。”

    “一大家子都落到四爷和四奶奶身上,四奶奶也要保重自己。”苏锦秋说着,穆家还能吃的饱,穿的暖全是靠着这对夫妻,将来更是如此。

    “还有一件事……虽然不太好启口,却只能麻烦姑娘。”穆四奶奶显得有些犹豫,却是无可奈何,道:“我们走的匆忙,宫中六娘不知始末,还请姑娘带个消息给她。”

    苏锦秋点点头,道:“四奶奶放心,我一定带消息给六姑娘。若是六姑娘不弃,沐休之时我还想请她到苏府一叙。”

    就是不愿意,穆六娘也可以选择住宫里,能郡主当伴读,不会搞的没地方住。

    穆四奶奶听得舒口气,有几分肯求的道:“六姑娘在京城还要劳烦苏姑娘照看。”

    伴君如伴虎,虽然是官家女儿进宫,不会一言不好就仗毙,但日子并不好过。需要足够硬的后台,潘妤和潘家都靠不住,也就苏锦秋能照顾一、二分。

    “请四奶奶放心,若是有用着我的地方,我一定帮忙。”苏锦秋说着。

    在东宫侍候应该不会出事,更何况穆六娘一贯小心谨慎。不过一入宫门深似海,是死于宫中还是风光待嫁,就看穆六娘的本事。

    “那我就放心了。”穆四奶奶说着,话完要走,看穆七娘似乎没走的意思,便道:“东西我让丫头帮你收拾,你多坐一会吧。”

    穆七娘跟穆家人并不是多亲,唯独跟苏锦秋亲近。苏锦秋也一样,跟穆家其他人关系都一般,唯独跟穆七娘要好。

    “麻烦四嫂了。”穆七娘说着。

    穆四奶奶起身走了,穆七娘看着苏锦秋,苏锦秋也看着她。好一会穆七娘才道:“我就要走了,只怕……”相见无期。

    刚穿过来时她还能意气风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了解这个社会形态,她越觉得压抑。女人是要认命的,女人要是靠男人撑起来的,所谓的命运就是别人手里的棋子,想怎么摆就怎么摆。

    跟苏锦秋的交往是快乐,虽然她觉得心理年龄上她比较大,其实苏锦秋更像是个大姐姐一样在包容着她。两人很投缘,那种投缘让她都觉得自己又穿了回去。

    后头四个字穆七娘虽没说出来,苏锦秋心里却很懂,抓住穆七娘的手道:“山水有相逢,总是能见面的。”

    说话间苏锦秋站起身打开首饰盒,挑了四样最贵重的递给穆七娘道:“临别之际没什么好送的,这些东西权当是临别礼物。”

    穆七娘虽然是小姐,却是真穷。平常小姐好歹还有点衣服首饰,她则是一无所有。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若是真出了什么事,需要穆七娘拿钱逃命时,这些东西也许能帮到她。就穆家现在的情况,将来如何很不好说。

    穆七娘接过东西时愣了一下,她却没想那么多,接了苏锦秋的临别礼物,也想从身上解下一件来回送给苏锦秋当见面礼,只是她身上实在没什么可送的。最后摘了一只戒指,还是上趟去元家,元老太太贾氏给的见面礼,她身上最贵重的首饰。道:“我没什么东西可以回送的,就这一样,你要是不嫌弃就拿上。”

    过了年她就十三岁,穆家上下都对她无感,很有可能把她半卖半嫁送出去。她越来越不想将来的日子,越想越绝望。

    “只要你送我的就可以了。”苏锦秋说着,迟疑一下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江城发生了不好的事,你就来京城找我。”

    穆七娘不是找事的人,但苏家把穆老太爷这样扫地出门,穆七娘难免被迁怒。穆家没有人为穆七娘打算,她的将来……迷茫的看不到前路。

    穆七娘终于明白过来,自嘲的笑了起来,却是感激的道:“难为你还能想着我,要是真有那一天,我一定来找你。”

    “一定。”苏锦秋说着,她并不希望穆七娘来找她,但穆七娘若是真无路可走了,那她一定会帮。

    当天下午穆家人动身了,期间穆老太爷还试图找元老太爷,结果连公主府的门都没进去,只是内侍官就把他赶了出来。穆老太爷倒是想撒泼,但京城哪里是个由他说理的地方,穆四奶奶实在不想管他,直接说要走就走,不走随意。

    穆老太爷此时身无分文,心里再是气氛憋屈,也只得跟着大部队同路。据说走的时候,身上就有点病症,主要是气的了。

    “病死才好呢,老不死的东西。”苏怀玉冷笑说着,以前的慢怠就算了。亲戚而己,大不了不来往,但敢盘算到苏锦秋身上,算计苏家的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想杀人越货,那就要看看有没有命受了。

    苏锦秋默然听着,穆老太爷死或者不死她一点都不关心,只是在苏老太爷继续守着。早就吃不下药,现在连水都喝不下去,大部分时间都是晕迷的,只是偶尔的睁开眼,混沌的眸子看向四周,似乎在等待着喜报的到来。

    “太子殿下驾到……”

    猛然一声高喊,内侍的声音匆忙而且急促。

    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听竹席响动,凤启掀帘子进来。身上仍然是便服,却显得无比急切,大部走到床前。

    苏锦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跪了下来,凤启却是完全顾不上,只是走到苏老太爷床前,一脸激动的道:“老太爷可以安心了,大楚大胜匈奴,齐王率两万骑兵,斩杀匈奴五万大军。”

    苏老太爷猛然睁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凤启,直到确认了说话的是凤启。一直不能出生的喉咙突然出发了声音,干涩而激动:“真的吗,赢了吗?”

    “赢了,父皇马上就要搬师回朝,我军大胜。”凤启说着,神情显得十分激动,他己经做好失去元凤的准备,结果元凤回来了,带着这样的胜利。

    “齐王,齐王……”苏老太爷念着这个名字,神志显得有些不太清醒,却是紧紧抓住元凤的手道:“大楚……大楚,太子殿下一定要……”

    “老大人放心吧,大楚会很好,一直很好。”凤启说着。

    当天晚上苏老太爷咽气,一直吊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去,双目紧闭,一副安心的模样。苏府上下挂起了白布,苏锦秋带着苏锦承和苏锦义跪在灵前,手抚着棺材右侧,入眼的白色,楠木棺材,痛苦的太久反而有种虚空感,连眼泪都掉不下来。

    或许这就是苏老太爷想要的,一直不肯咽下这口气,终于能咽下来。安心去了,总好过死不瞑目。

    齐王……

    永昌皇帝六个亲子都己经册封,没有齐王这个称号。

    元凤吗……

笔趣阁提供王妃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王妃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王妃 http://www.biquge5.com/12_12995/

声明1:王妃是楚秋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王妃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