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王妃 > 37夜谈

37夜谈

 热门推荐:
    苏锦秋下意识地想摇头,幸好反应够好,直接不做反应,只是怔怔看着元凤。『言*情*首*发www.Klxsw.com

    这倒不是她装,是真被吓住了,快到京城地界,遇上元凤并不意外,意外的元凤此时的模样。青年期少年发育快很正常,但突然变异成这样……

    难道世上真有暗黑泉眼,或者血池之类的东西?元凤跳进去泡了泡,之后脱胎换骨,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苏怀玉深吸口气,虽然她也被元凤震了一下,但她是苏锦秋的保护人。对一个闺阁女儿说什么想不想的话,这是闹哪样啊。看向元凤道:“七爷突然来访,有什么事吗?”

    “天色已晚,我过来借宿,听驿官说你也在这里,就过来打声招呼。”元凤嘴上回答着,眼睛却是直盯着苏锦秋看。

    火光之下,浅色披风包裹着她,面如桃花,眸如黑漆。有吃惊,有不知所措,却没有惧怕,像寒风中傲骨的寒风,傲然耸立。

    三年不见,当年花骨朵似的少女,开始慢慢绽放。

    很好,很美丽,没有让他失望。

    苏锦秋也觉得是个巧合,元凤要是想找她,早奔去江城。突然大半夜来驿站找她,只能是巧合。她来投宿,元凤也过来投宿。

    能说什么,只能感叹一句时运不济。

    “见过七爷。”苏锦秋有气无力的见礼,跟元凤讲什么大半夜不合适是没用的,既然元凤是来打招呼的,那就赶紧打招呼吧。

    元凤对苏锦秋的反应十分不满,指责道:“你似乎并不高兴看到我,如此缘分,难道不该笑一笑,表示一下欣喜之情。”

    苏锦秋嘴角抽搐,元凤这是真不明白呢,还是装傻呢。要是真不明白,这人得多自恋,大半夜的把人从床上拉起来,还要表达欣喜之情。便如实回答:“连日赶路,身上着实乏了,七爷敲门时,我刚睡下。”

    暗示既然没有那用,那就明示,元凤总不能再装傻了吧。

    “原来如此。”元凤说着,一副我很明白的模样。话音一转却是道:“既然醒了,何必再睡,朗朗夜空,正合适小聚。我也是连日奔波,一天一夜滴水未尽,正好可以跟妹妹讲讲路上的辛苦。”

    根本就不容苏锦秋开口反对,转头吩咐小吏:“准备酒菜,灯笼挂起来,我要与苏姑娘对月畅饮。”

    小吏巴不得有脱身的机会,答应一声,一路小跑走了。

    苏怀玉嘴巴张大了,实在是闯荡江湖这些年,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苏怀玉俏脸难看起来,直视着元凤,毫不客气的道:“从江城到京城,我赶了三、四天的路,已经疲惫不堪,实在没有力气半夜与人吃饭,畅谈。七爷是男人,体力不俗,可怜我只是个小女子,实在无能为力。”

    在元凤心里,礼教规矩估计都是狗屁。说来责任也不全在元凤,皇家天下间最尊贵的人家,同时也是最不守规矩的人家。都成皇帝了,还守毛的规矩。元凤养在皇家,又跟皇位无缘,自然是想怎么胡来就怎么胡来。

    只说累了,身体十分疲惫,未必能说动元凤。至少比把规矩拿出来说事更有效果,而且她是真累了,赶了好几天的路,她就想好好睡个觉,明天进京见祖父。

    元凤眨眨眼,有几分委屈,又有几分指责的道:“我也很累啊,我也赶了很久的路,但知道你在这里,我就马上过来找你了。”

    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看,我比你更累,我都来找你了。你竟然还说累,实在是无理取闹。

    苏锦秋无语了,直言道:“我又没求着你来寻我,你累与不累与我何干。赶了几天路,我就想好好睡个觉而己。”

    元凤僵了一下,一脸被打击的模样,道:“原来你不想见我。”

    废话,谁想见你啊。

    苏锦秋没有直接说出来,脸上却是摆了出来。

    她很怀疑,元凤真的这么自恋吗?还是元凤觉得逗她很有趣,特意这么说耍她玩。

    苏怀玉上前一步站到苏锦秋身前,道:“七爷请回,我家姑娘已经定亲,如何能半夜与陌生男子说话。七爷是男子,不在意自己名声,我家姑娘如何能如此。”

    要是换个人这么折腾,苏怀玉早把他一拳打飞了。要是元凤真对苏锦秋有心,也不见他说亲事。现在苏锦秋定过亲了,又过来这样折腾。

    这是把苏锦秋当成什么人了,想白玩不负责啊!

    “定亲了?”元凤愣了一下,惊讶地看向苏锦道:“怎么不知会我一声。”

    为什么要知会你啊,苏锦秋强忍着吐血的冲动,硬挤出一句话来,道:“这是苏家的家务事,如何能惊动七爷。”

    元凤想了想,道:“也是,小事一桩。”

    苏锦秋警觉起来,实在是元凤那个口气,并不是不介意她有没有定亲,而是他想搞掉她的亲事是分分秒秒的事,所以才是小事一桩。不禁道:“七爷出身名门又得圣上宠爱,自有名门淑媛匹配之,想必早就说定亲事,或者已经成亲了。”

    成亲或者不成亲,对元凤的影响不大,像这种男人,指望着他成亲之后会老婆孩子热炕头实在是做梦。永昌皇帝指婚,随意娶了,睡了之后,扔在家里不管不问。甚至于看不顺眼灭掉再娶顺眼的,都有可能。

    元凤笑了起来,摸着下巴的神情显得十分得意,道:“原来你是担心我已经成亲了,放心好了,我不会这么早成亲的。”

    苏锦秋太小了,他虽然没什么节操,但还不至于对幼女下手。总要再等等,有时候等待果子成熟也是个很有趣的过程。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心急也娶不到好媳妇,这点耐心地是有的。

    “七爷误会,苏元两家素无来往,你的亲事更与我无关。”苏锦秋说着。

    话都说成这样了,她就不信元凤还能装傻,大半夜自己不睡觉,还不让她睡。从某方面说,元凤挺像他舅舅永昌皇帝的,都属于脑袋被门板夹过的。

    去死,去死,快去死。

    元凤果然不装傻了,道:“俞永昭是吧。”

    苏锦秋怔了一下,喂,你不是不知道吗,怎么瞬间把名字都叫出来了。不对,刚才元凤说的是为什么没知会他,并没说不知道。

    “你想干嘛!!”苏怀玉警觉起来。

    “呵呵……”元凤笑。

    苏锦秋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传说中的神呵呵,她总算是领略到了。而且根据说话人不同,效果也是完全全不同。

    出自元凤嘴里,真是让人全身发冷。

    苏怀玉心里也有些发寒,她并没有从元凤身上感觉到杀气,只是如此随意说话,就能感觉到彻骨的冰冷,很可怕。

    正尴尬之时,就见小吏们端着酒菜,拿着灯笼来了。酒菜摆在院中石桌上,大红灯笼挂起来,再加上院中原有的火把,越发的明亮。

    火光之下元凤轻笑着的脸,妖艳的美貌,不寒而颤的气势。刚才说说笑笑时还好,此时却有种不真实感,更像是投影仪投放出来的,来自地底深处的黑暗,不管多少灯火,打扮的再鲜艳,仍然有种说不出的阴暗。

    元凤先行过去坐来,又指指旁边的椅子,直瞅着苏锦秋,脸上带着浅浅笑意,道:“坐。”

    美如妖,甜如蜜,却带着阴冷与寒意。

    对视,继续对视,漆黑的眸子好像带着无尽的黑暗,稍有不甚就要被吸走似的。感觉很不妙,苏锦秋回头对已经惊醒的丫头道:“去拿坐垫来,顺道再拿件大衣服。”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决定当个俊杰。要是元凤只找她的麻烦就算了,那口气很像是要找俞永昭的麻烦。虽然跟俞永昭只有一面之缘,感情之类的说不上,但总不能这么连累人家。

    两个丫头转身回来,一个把坐垫铺好,另一个手里拿着猩猩毡大氅,苏锦秋把披风换回来。披上大氅。

    虽然已经三月了,晚上风大,真这么坐院子里陪元凤吃饭,不穿厚点明天肯定要请大夫的。不过元凤也算是给她面子,没说屋里关上门吃饭,不然她真不知道拿什么脸进京了。

    元凤满意地笑了,打量着苏锦秋道:“这颜色合适妹妹。”

    苏锦秋倾城之姿,素艳适宜,不管穿什么都好看。不过他此时身着大红,苏锦秋也穿红色,两人坐在一处倒是显得十分相配。

    不错,丫头很有眼色。

    苏锦秋无视元凤的笑脸,此时已经春天,冬天的厚衣服早就装了起来,就这么一件大氅在外头,以备不时之需。端起桌上酒杯,看向元凤道:“我不胜酒力,只能陪饮一杯,还望七爷见谅。”

    说着便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空杯见底亮与元凤跟前。

    “好,我就喜欢这样。”元凤笑着说,也跟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说来真是缘分,两次与你相遇都是在路上。”

    苏锦秋:孽缘,绝对是她上辈子造孽了。

    “我马上要随舅舅出京,幸好此时遇上你,不然……”元凤说着,突然道:“希望我死在战场上吗?”

    苏锦秋被问的怔了一下,摇摇头道:“相识一场,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古代的人命不值钱,一个丫头也就几两银子,主人家就可以任意蹂躏了。她能适应古代生活,这种观念很难适应的了,比如潘妤,在她看来也没有犯下必死的错。

    至于元凤,虽然很讨厌,但真没想过让他之类的。生命很可贵,屁点大事就想对方死,至少不符合她的人生哲学。

    元凤笑了起来,黑漆漆的眸子闪烁着什么,高兴?欣喜?还有一些苏锦秋看不懂的情绪。

    三年前的时候感觉还不太强烈,三年后的重逢,两人这样坐下来看着彼此,她突然觉得有点感伤,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情绪在元凤身上蔓延着。

    这不是元凤故意装深沉,或者说元凤自己都没有察觉,只是不自觉得带到行动举止之中,如此近距离看着,不自觉得悲伤起来。

    “战争……这么快就来了。”元凤低声说着,有几分像喃喃自语一般。口气好像是在担心,但眸子里却闪烁野性的光芒。

    他喜欢厮杀,战场则是最大规模的厮杀,生与死,输与赢,血肉横飞,赌出去的是命。只是想一下那个形景,全身都要战栗起来。

    他要去,一定要去……

    “热血男儿征战沙场,七爷志在与此,必能得偿所愿。”苏锦秋说着,不自觉得拉了一下大氅,这倒不是因为风大,实在是因为元凤说到战争时,身上溢出来的杀气,让她全身发冷。

    战争残酷,却里却是最合适元凤的地方。合法杀人,把身上压抑的气全部发泄出去,这样至少不会出去乱杀无辜。

    而且就元凤这样的,看着是有点跟正常人不一样,弄不好真是一代将才。还是皇帝的外甥,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元凤笑着道:“你倒是不怕。”

    “我只是一个闺阁女儿,战争离我太遥远。”苏锦秋说着。

    苏家没人了,俞家是书香门第,不管再怎么样也上不了战场。虽然关心国运,与她本人命运关联却不大,自然可以用就事论事的口吻。

    “遥远吗?”元凤笑了起来,看着苏锦秋道:“我觉得一点都不远。”

    苏锦秋一副妾臣不懂的模样,捂嘴打着哈欠,一副马上就要睡着的模样。她是要嫁给俞永昭的,虽然她只见过俞永昭一次,但不管从哪个角度想,俞永昭都比元凤靠谱的多。

    元凤太妖孽,消受不起啊。

    元凤也没有难为她,开始风卷残云,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桌子上的饭菜。直到自己吃完了,才站起身道:“明早还要赶路,早些休息。”

    “祝七爷一路顺风。”苏锦秋说着,终于可以睡觉了。

笔趣阁提供王妃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您可以直接搜索王妃 笔趣阁进入小说目录

王妃 http://www.biquge5.com/12_12995/

声明1:王妃是楚秋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小说,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令人回味无穷;人物刻画让我们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书友所发表对本书的评论,并不代表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笔趣阁提醒您:喜欢本书请“推荐” 看完最后一章记得“加入书签”
声明2:笔趣阁提供王妃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我们为大家提供最优质,更新最快的小说,感谢您对笔趣阁的支持。如果对本书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本书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VIP/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